木奈

【TSN】【ME】心软

puma4567:



之前那一篇《我们家》好像还蛮多人喜欢的


那此篇就在它的背景下,写一点点前面的故事


在此声明:

1 Mpreg提及
2 花朵病娇
3 我三观挺正常的,不劳操心
4 你不喜欢,也别和我说
5 献给@aj2327 ,她不鼓励我,我不会写的


废话结束,以下正文:



Edurado有严重的强迫症,他喜欢一切有关精确美的事物,所以他也喜欢数学和国际象棋,那些有规律可寻的,有整洁美感的。受此影响,他在规划自己的人生也是抱着这般心态的。他不会像Dustin那样弄个目标清单贴在冰箱上,他会把它们放在心里,尽力往那条路上走。尽管会随着情况改变做出些微调整,但总体上,他仍旧是一个完美的计划执行者。



 而与此颇为矛盾的事情是,他同时也散漫不羁,跟从自己的内心,常常做出一些让人觉得疯狂的举动。比如追逐飓风,比如嫁给Mark。他总是笑脸迎人,温和有礼,其实内心很是厉烈,谁都管不住他,尤其是当他真正下决定的时候。




 哪怕是Mark。




 没有人喜欢意料之外出现的事情,哪怕是惊喜,因为你得先受到惊吓,才感到喜悦。当医生给他看病历的时候,Mark是真的吓坏了。他与常人不同,激动的情绪在他这里,常以一种截然相反的方式得以表达。




Jackson提心吊胆的,他在技术部好些年了,算是元老级别的员工了。Mark早年的时候很是尖锐,也很苛刻,对技术部的要求很高,稍有差错,便是毫不留情的批评与讥讽。好在后来,Edurado回来了,他便在爱人的建议下收敛了些,好歹不带上尖酸刻薄的讽刺了。等Lily出生后,他最后一点戾气也被磨平了。男人只要有了自己的小姑娘,那就是不一样了,Jackson亲眼看着他变得宽容了。




 而这两天,他变得非常焦躁,经常连报告都不听完就不耐烦的挑刺。技术部没办法,只能让元老出马,好歹要交个差。




Jackson刚进办公室的时候,Mark正对着窗外的雨幕发呆。雨滴噼里啪啦的砸在玻璃上,然后软弱无力的下滑,沟沟壑壑一片模糊,正是夏末,天黑的晚,但这会儿外面全是昏黄的颜色,沉沉的压下来,无端的压抑。




Jackson清清嗓,刚准备报告,Mark就转过身来问他:“Jack,你是不是有三个孩子?”




Jackson点点头,他的大儿子还是在Facebook百万会员日出生的呢,他当时连庆祝派对都没去就先赶去了医院。



Mark接着问:“那你是看着他们出生长大的吗?”



Jackson又点点头,他不明白Mark到底想问什么,刚想开口说点什么,Mark就站起来接过报告,示意他可以回去了。



 第二天他们就接到通知,Mark将会在家里办公,各部门的工作报告直接改成在线视频报告了。




Edurado觉得他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紧张,但是Mark坚持如此。医院的环境不好,Edurado最终决定在家修养,私人医生一天要过来两次,几乎都算是要住在他们家了。他们还给保姆的工资涨了一倍,因为她现在还得帮忙照顾Edurado,不过不多,因为基本上都是Mark亲力亲为。除去在书房的工作时间,他基本上都在卧室呆着。




 最好的营养师和医生,可是情况还没有稳定下来。Edurado每天要有三次吐的撕心裂肺,他几乎无法进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来。Mark每每看到他虚弱的趴在床沿边上,眼睛里全是呕吐反应引起的泪水时,都恨不得砸些东西来发泄。




 他没办法下床,只能让Mark把lily抱过来。他最近都没看到心尖尖儿,急的不行。Mark死死的盯着Edurado手上的输液管,拒绝了他的请求。Lily是个活泼好动的小朋友,万一冲撞了他该怎么办,他需要安静绵长的休息,情绪激动对他没好处。




Edurado对这个决定相当不满意,他直接不和Mark说话了。在另一次他吐的昏天暗地的时候(实际上他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吐),Mark伸手去抚顺他的背部,却被躲开了。




 医生告诉Mark他的血压已经升高到了危险值。Mark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死了,他总是这样,倔强而又沉默的抗议,直到目标达成。




 于是Mark认真的和姑娘约定不能和Papa闹,她是个很聪明的小女孩,把爸爸的话认真的记住了。



Edurado见到Lily的时候,简直都笑到了心里去。Lily趴到他耳边,悄悄说着什么,把Edurado逗得笑声连连。



 等Mark再回来的时候,看到就是Lily小心翼翼的贴着他,尝试着去听到什么,而Edurado的表情,简直温柔到心碎。



Mark倚在门边,觉得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美好,可他的心里总是有着隐隐约约的不安,伴随着一种深入骨髓的疲累。Edurado适应良好,可他却要先一步崩溃了。




 在共同生活了十二年之后,他无法想象再次回归到孤独的生活。




Mark忍不住胡思乱想,关于中年丧妻之类的,他觉得自己可能熬不过去,也许能撑一阵,但他肯定不行。




 现在一看到Edurado的脸,他就忍不住去想失去的可能性。




 于是他在一天午后,告知了Edurado他将要去公司处理一些重要事务之后,他去了Dustin家。




 而Edurado,也拨给了Chris。




 “现在情况到底有多糟糕呢?”Dustin把啤酒扔给Mark。



Mark接过之后并没有打开,而是顺手放在了地毯上:“贫血...营养不良...高血压...综合症...他现在连坐起来都得要我帮忙,医生说剩下来的六个月他都得在床上躺着。”




 他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甚至带着些不耐烦的语气。Dustin古怪的看着他:“你可别告诉我你厌烦了照顾Wardo,他可是你的妻子!”




Mark踢了他一脚:“你的脑袋被驴踢了吗?我只是怕他承受不住,他现在成夜成夜的睡不着,因为他的背疼的厉害。”




Dustin在他旁边坐下,用膝盖去撞撞他:“这真的很难,对吗?”



Mark点点头,他没有那么冷酷无情,可是有时候,他真的希望Edurado能够放弃。但他知道他不会,因为他该死的那么固执善良而且深切的爱着他的骨肉。



 “他曾经失去过,所以他现在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哪怕是他自己。明明吃进去还会吐出来,但他还是会忍着恶心吃下去。这有点可怕,他太狂热了。”Mark消沉的叙述着现状。




Dustin点点头:“我们都了解Wardo,他以前就是那种契而不舍的家伙。”




Mark摇摇头:“你不明白,Dustin,你不明白。他很平静,有时候我觉得他都带着赴死的决心。我甚至看到他在修改遗嘱。”




 “什么?!”这可就不太好玩儿了。虽然作为拥有庞大资产的富翁,他们都早早立下了遗嘱以防万一,但是没人会随意修改他。




Mark耸耸肩:“他在遗嘱里说如果我另娶,就必须要把孩子交由他母亲抚养。”



Dustin有时候敏锐的吓人:“所以这一切都让你有了危机感,你不仅担心Wardo的身体,你还担心他的爱分散给了别人,哪怕这个别人是你的孩子。鉴于他近期的所作所为,你觉得在他心里你已经不是第一位了。你在担心他为了孩子不顾一切,乃至于抛下你独自一人。”




Mark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可能没有那么爱我了。”



Dustin大笑起来,真情实意的:“我的天啊,你这个娘娘腔,你敏感脆弱的小心脏都受不了了。”在Mark被激怒到要掐他的脖子之前,Dustin收敛了:“别担心,他肯定爱你,他不爱你的话,会这么做吗?你知道以他的身体状况来承担这一切是真的很难受对吗?可是他愿意做这些,因为你,因为他的身体里住着的是你的孩子。至于遗嘱...Mark,你得知道,Wardo也许不像你看到的那么游刃有余。这是他最害怕最容易胡思乱想的时候,你得比他坚强。你得支持他,Mark。”




Chris帮Edurado把睡着了的Lily抱回婴儿房之后才坐了下来。Edurado微笑着把床边的苹果递给他以示感谢。



 他倚靠在枕头边上,看起来苍白且消瘦,Chris觉得他仍然像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一个文艺忧郁的年轻人。实际上,他是他们当中最年长的人。




 “你知道你当时把我们都吓坏了吧。”Chris在床边坐下。



 当时,Edurado来等Mark下班,他本来是在翻阅一些书籍的。Mark正和Dustin争论着一个新版应用的缺陷,Chris刚拿着一杯咖啡走进来,就看到Edurado毫无征兆的倒下了,连带着好几本书一起落下来,砸到他身上。他们没人来的及接住Edurado,他重重的跌在大理石地板上,接着就开始出血。Chris觉得Mark都要开始尖叫了。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救护车赶到,Mark磕磕绊绊的说着Edurado的基本情况。Dustin焦虑的咬着指甲,Chris忙着做公关通稿。他们就是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得知了小惊喜的存在的。




 “我很抱歉,我当时是真的还不知道,只是隐隐约约有些感觉。Mark的惊恐时至今日还在持续。”Edurado调笑着,脸上是很活泼的神采。Chris觉得大家都会爱他的,这个永远带着三个童真的人。即使他已为人妻,已为人母,可他从不是死气沉沉的,人们愿意为了保护这份鲜活而做些什么。




 “因为你的健康,Wardo,没有医生会建议在你这个年纪再要一个孩子。对于Mark而言,你比其他的都重要。”Chris叹了一口气。




Edurado把他的手拉过来:“我知道,他劝过我放弃,但是你觉得你能做到吗?”




 “它”没有动,很安静,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即使隔着毛茸茸的毯子以及Edurado的皮肤,Chris仍旧能够感觉到,一个可爱的即将备受疼爱的小生命。



 你怎么能有关于要抛弃他的想法呢?




Chris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是觉得这种关乎母性的神秘力量很美很温柔。




Mark回来的时候,Edurado睡着了,Lily正趴在他旁边,肉乎乎的小手在捏他的耳垂玩。Mark给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Lily点点头,摇摇晃晃的跑过来,像个小仓鼠似的。




 晚上的时候,他们久违的做(朋友)爱(做的事情)了。Mark不停的亲吻着他的肚子,Edurado又疼又涨,没过一会儿就去了。Mark退出来,找热水给他细细的擦洗了一下。等他要去洗澡时时候,Edurado耍赖的不让他走,Mark只能就着一身粘腻睡下了。




Edurado的眼睛在夜里也亮晶晶的,但其实他看不到什么东西,因为夜盲症。他伸出手去摸Mark的脸,手指沿着他的鼻子滑下来,在嘴唇上摸索着。Mark含进去一点,轻轻的咬一口。Edurado发出轻快的笑声,Mark也觉得轻松起来,他把他抱得更近一些,亲密的感受着彼此。



 小惊喜在这个时候动了一下,Edurado闷哼一声,Mark钻到被子里,小声的说了些什么,热气呼在他光裸的皮肤上有点奇怪。



Edurado紧紧抓住Mark的手,很认真的说:“我会好起来的。”



Mark僵了一下,随即回握他,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是的,你会好的,都会好的。”




 他总是心软。






(Ps:文中一切提及不代表我个人观点,个人选择不同不代表就是错误和正确,选择留下真的很了不起,选择放弃也无可厚非,所以请不要就此作文章。
脑洞一个,没有剧情,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16)

  1. 木奈puma456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