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TSN/社交网络】【ME】《纯真年代》04

清溪半里桥

04


  Eduardo站在落地窗边,确切的说,是靠在落地窗边的大理石庭柱上。

  今天是第一次电视辩论的日子。

  Eduardo的眼神扫过窗外那些集会者们高举的牌子,上面写着标语或是贴着Mark的宣传海报。

  海报中的Mark看上去目标明确、眼神坚定,非常符合宣传需要,海报拍摄的时候,Eduardo就在现场,还被摄影师劝说着与Mark拍了几张双人照。但Eduardo总觉得海报上的Mark有些陌生,不知道是不是看太多海报导致的反效果。

  就像一个平常而熟悉的单词,在眼前大量重复出现,总会引得人恍惚一阵,有那么一瞬间忘了它的意思。又像是某一天突然惊觉,熟悉得像是呼吸的人,其实早已经变了模样。

  还有一些集会者举着他与Mark的照片,这在总统选举中可不常见。前一阵,Mark的对手为了打击他们,在网络大肆传播一篇文章,试图揭发他们并不是一对爱侣,结果Mark和Eduardo还没来得及商量应对,已经有相当数量的“粉丝”自发为他们辩护还击。

  因为这事,有媒体和网民已经开始调侃他们两个是大选中难得一见的偶像派选手。

  这绝对不是Mark和Eduardo希望看到的风向。

  所以,今天的辩论,他们必须将之前蓄意模糊的议题一一理清,借辩论的机会强调Mark的选举纲领,以求引起最大范围的讨论效果。

  Eduardo配合Mark演练过多次,真到辩论开始的时候,他却失了兴致,借口说太过紧张,出了录制现场,走到了窗边。

  他并不是特别想要回去看Mark招揽信徒的现场。

  Mark在辩论方面的能力毋庸置疑,只要他管住自己的嘴……管住他自己的嘴……


  Eduardo终究还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助理见他进来,松了口气,趁辩论还未开始,小跑过去向Mark报告。Mark一怔,颔首示意知道了,助理又一路小跑了回来,坐在Eduardo身后。

  忍了又忍,助理还是用文件挡住自己的嘴,倾身向前,凑上去小声对Eduardo说,“萨瓦林先生,刚才Boss一直在找你。”

  Eduardo不动声色,没给他任何回应,连语气词都没有。

  助理自觉没趣,在自己位置上坐好。

  略一反思,助理清楚是自己越界了。且不说这对夫夫本来就是合作关系,就算是真情侣,也轮不到助理干涉家务事。

  助理暗自感慨了一番己方宣传路线的可怕。

  连自己这个知情人,都不知不觉将他们当做了真爱。老板和萨瓦林先生太厉害了,相处的氛围,根本与爱侣没什么两样。原来哈佛还教演技?助理自娱自乐地想。

 

  对手的问题都在Mark与Eduardo的意料之中,Mark越表现得游刃有余,富于攻击性,对手就显得越发软弱无能。

  Eduardo走神地盘算起了下一步,十天后是副总统候选人辩论。Mark这边的副总统候选人是上届参选的总统候选人,老爷子很受民众支持,这次答应出山竞选副总统,是Mark亲自上门游说了数次的成果。而对方的副总统候选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参议员,履历倒是漂亮,也许是打了剑走偏锋的主意。

“……你的夸夸其谈,不过是背稿子掩藏你的自由主义独|裁者面目!”,对方是被逼急了,声音尖利地大吼大叫,令走神的Eduardo都打起精神看向舞台中央,“你这个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来参选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这问题既没风度,更没水平。

  Eduardo嘴角翘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等待Mark说出商定好的鼓舞人心的台词。


  “两年前,我认真审视自己的人生。结果发现,我的生活、我做出的决定,与我二十几岁时设想过的,大不相同”,Mark低头笑了笑,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会场的气氛因为他的表现轻松起来,而Eduardo却开始紧张,因为他说的,与排演过的,完全不一样。

  他想做什么?注意到摄像机的靠近,Eduardo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困惑的表情。

  “非常常见的感叹,几乎每一个中年人都会有这样的念头闪过。但我察觉到了某种程度上的虚伪。让世界在开放的同时更加紧密相连,我曾对我的宣言深信不疑,事实上,我依旧相信这一点,但同时,我察觉到了现实真实存在的,靠facebook、靠网络永远无法消解的矛盾。”

  “社会差距的扩大,导致观念的鸿沟,观念的鸿沟造成思想的隔阂。到了这个地步,网络非但不能促使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理解,反而助长了群体间的对立,甚至是仇视。”

  “我相信我的宣言,我选择了我的真理,那么我必须为之奋斗。我参选的理由不过如此”,Mark对着镜头一字一句的说,“用切实有效的政|策,将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牵引回良性运转的轨道。”

  然后他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调侃了一句,“Make America greater。”

  他话音刚落,场内的支持者们就齐声喊起了这句口号,Mark还拿着麦,没想到这些人这么捧场,连这种口号都附和,表情一时有些呆愣。Eduardo不得不站起来,向场内的支持者们挥手示意,安抚他们保持安静。

  毫无疑问,单就辩论来说,Mark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能不能击中选民的心,那就拿不准了。


  辩论结束后,他们回到入住的酒店。

  Eduardo脱掉西装外套的动作隐约带了怒意,他忍了又忍,走来走去,最后坐在沙发上,忍不住质问Mark:“为什么临时改答案?保守派选民本来就不看好你的冒险性格,你居然特地表现给他们看。”

  Mark从小吧台拿出两瓶啤酒,递给Eduardo一瓶,异常轻松的说,“当时那么想的,就那么说了。”

  Eduardo接过啤酒喝了一口,动作略重地放到身前的茶几上,表情无奈中带着疲惫:“Mark Zuckerberg,我不管你到底为什么突然要当总统,现在走到这一步,牵扯了无数人,已经不是你可以随心所欲由着性子来的事了!这是选举,不是你的Facebook!”

  话说到最后,Eduardo都觉得自己有些借题发挥。

  Mark这才听出Eduardo的怒气,他将手上的啤酒随手放到柜子上,走到沙发边,移走Eduardo放在茶几上的啤酒,自己坐到了Eduardo面前,问:“怎么了?”

  用双手狠狠抹了把脸,Eduardo已经什么都懒得管了,随意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太累了。”

  Mark握住了Eduardo的膝盖。

  “我没有心情跟你闹,Mark”,Eduardo平板地警告。

  Mark却在这时,突然认真的回答他一开始的质问。

  “他问那个问题的时候,我有些走神,想起快开场的时候,你不在位置上”,Mark难得缓慢的语速,听起来居然有几分温柔,“像我说的,两年前的我,突然察觉到了自己的虚伪。因为父母的催促和社会评价的考虑,我有了结婚的想法。这让我我想到了你,接着我想到了Facebook,和我建立Facebook的初衷。”

  “清醒的思考让人痛苦。因为不需要任何提醒,我也早就意识到,现在的Facebook其实早就与我的宣言渐行渐远。在各方利益的牵扯下,还有我出于个人野心的放纵,它已经成了不单纯受我控制的庞然大物。”

  “思考感情也是痛苦的。因为你不会原谅我,而选择一位优秀女性进入婚姻,是最省事的解决方案。”

  “但清醒之后,再继续虚伪地生活下去,我做不到”,Mark对上Eduardo的眼睛,认真地剖析自己,“我做不到。”

  Eduardo转开了视线,推开Mark碍事的手脚,站了起来,冷淡地说:“我需要休息。晚餐到了再喊我。”

  Mark拿过身边的啤酒,倒进沙发,抿了一口,对着Eduardo的背影喊道:“Wardo。”

  Eduardo停住了脚步。

  “我在这里,是为了你”,然后他诚实地补充说明,“Well,一部分是为了你。”

   Eduardo正走到转角,听了Mark的话,退后一步,挑着眉,似是嘲讽又像是单纯反问,“Really?”

  不等Mark回答什么,就听到了他接下来的轻声低语,“那可真是巧了。”

  在Mark瞪着眼的注视中,Eduardo懒散地挥了挥手,进了内间。

  Mark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着Eduardo那瓶啤酒,任由面部肌肉做出愚蠢的表情。

 

  又不是好莱坞演员,哪来天衣无缝的扮演。

  都是借酒装疯,在这场以爱为名的受难剧中,与唯一的对手试探交锋、负隅顽抗。

 

  第一轮总统候选人辩论和副总统候选人辩论都十分顺遂,于是Mark和Eduardo每天面对的记者更加尖刻,火|药味十足,倾向性明显得不需要猜测,有些问题问得让Mark很想动手打人。

   比如说正缠着Eduardo的这个脑|残。

  “萨瓦林先生!萨瓦林先生!万一扎克伯格当选,请问身为男性的你,将如何定位自己的‘第一夫人’角色?”

   Mark伸出去一半的手被Eduardo抓了回来。

  Eduardo扫了一眼记者的名牌,“《金桥时报》的,约瑟夫记者,是吗?关于这个问题,我将在稍后举行的记者会回答你。请保持关注,谢谢。”

TBC


早上好~请为我们马总投票wwww虽然技术不好,我内心还是很想当P图手

最近风声紧,而且我的简书账号已经挂掉了,纯H红烧肉一律不补档,文包里都有,直接下载看吧,乖^^

评论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