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莱瑟) 光 第三十章 完结

春天开花的莞莞:


(三十)


  清晨的阳光洒在花树繁茂的花园里,一株长势喜人的蔷薇开出了淡紫色的花朵,一只翠色的凤蝶飞来,盈盈落在金色的花/蕊之中,一边休憩一边偷听餐厅里的对话。

  “Ada,我不要喝牛奶,我要吃冰淇淋。”

  说话的小女孩穿着绿色的裙子,披散着一头比阳光还要灿烂的金发,粉嘟嘟的脸庞上一对晴空色的大眼睛,肉肉的小手拽着正在准备早餐的高挑金发男子,嘟起小/嘴撒娇。

  瑟兰迪尔低下头,严肃地看着小女儿。

  “不行,必须喝牛奶,而且我说过多少次了,早上不能吃冰淇淋。”

  “可是人家想吃冰淇淋嘛!”

  小女孩咬着手指,眼巴巴地盯着大冰箱看,她知道昨晚Dad买了很多冰淇淋回来,各种口味都有,当然最多的是她最爱的草莓冰淇淋……啊,不能再想了,口水流/出来了。

  “去把早餐吃了,”瑟兰迪尔抬起下巴,点了点餐桌上的营养早餐,“然后乖乖地去上幼儿园,如果今天表现好,下课回来我会给你吃冰淇林。”

  “Ada,我现在就想吃嘛……”

  “亚历珊卓,听话。”瑟兰迪尔蹲下/身,硬/起心肠对上小女儿那双漂亮得不像话的大眼睛,“早上吃冰淇淋对身/体不好……”

  “就~要~吃~嘛~”

  瑟兰迪尔感觉很无奈,维拉在上,他果然拿小孩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亚历珊卓拽着瑟兰迪尔扭成麻花糖,谈条件谈未来谈风花雪月人生理想,反正主题只有一个,要吃冰淇淋。

  正当瑟兰迪尔抵挡不住女儿的撒娇和眼泪攻势,要将手伸向冰箱时,一个低沉的声音成功地阻止了他。

  “都八点了,为什么还没吃完早餐,今天又想迟到吗?”

  一双大手将亚历珊卓拦腰抱起,亚历珊卓欢呼一声,投入那个宽阔结实的怀抱。

  “Dad!”小女孩亲/热地搂住莱戈拉斯的脖子,将早安吻印在父亲的脸上,“你总算起来啦。”

  “我听见某个漂亮的小姑娘正在向他的Ada请求冰淇淋,”莱戈拉斯抱着女儿往餐桌走去,“可是我记得这个小姑娘曾经跟她的Dad有过约定,不在午饭之前吃冰淇淋,为什么不遵守约定亲爱的?”

  亚历珊卓哈哈大笑,露/出一口白白的小牙。

  “昨晚Dad你买冰淇淋回来的时候,我看到有好多草莓味的。”

  “然后呢?”

  莱戈拉斯切了一块刚刚出锅的荷包蛋喂到小女孩嘴边,亚历珊卓痛快地张嘴吃了,然后喝了一口牛奶。

  瑟兰迪尔心塞地将锅铲丢进洗碗池里。

  他一直很想跟莱戈拉斯讨论这个问题,明明他照顾亚历珊卓的时间比莱戈拉斯多得多,而亚历珊卓就是跟莱戈拉斯更亲近,也更听莱戈拉斯的话!

  “然后我就做了一个梦,那些草莓冰淇淋全部飞到我身边来,请求我吃掉它们。”

  莱戈拉斯被女儿的童言童话逗得大乐,伸手揉乱/了那一头柔/软的金发。

  “昨晚我也梦见那些冰淇淋了,它们请求我不要让它们被一个叫亚历珊卓的小姑娘吃掉。”莱戈拉斯挤眉弄眼地说,“除非她在幼儿园有良好的表现。”

  “胡言乱语。”瑟兰迪尔将盛满了早餐的大盘子丢到莱戈拉斯面前,顺带着横了他一眼,“不只亚历珊卓,你也快要迟到了,不是说今天有毕业答辩?”

  “是的,我送完她就去学校。”

  莱戈拉斯咬了一口三明治,笑眯眯地冲女儿做起了鬼脸。

  “Ada,Dad已经是个大人了,为什么还要去学校呢?”小姑娘天真地问。

  “因为你Dad小的时候太调皮,不专心读书,所以长大了还要上学。”瑟兰迪尔面不改色地骗起小女孩,“所以你不能学他,知道吗?”

  亚历珊卓似懂非懂地点头。

  “参加完毕业答辩我还要去一趟公/司,顺利的话中午可以跟你一起吃饭。”莱戈拉斯三口两口吃完了早餐,开始洗碗,“晚上我在你喜欢的餐厅订了位置,你下班后就直接去那里,我接了亚历珊卓就过来。”

  瑟兰迪尔嚼着面包,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你今天心情不太好,为什么?”莱戈拉斯走过来,在他唇边轻轻一吻,“告诉我。”

  瑟兰迪尔看着正在努力吃早餐的小女儿,郁闷地说:“我是不是做得不够好?”

  “什么?”

  “不管我怎么努力,亚历珊卓还是跟你更亲。”

  说到心塞处,连面包都吃不下了,瑟兰迪尔垮着一张脸,用浓眉拼成“委屈”两个大字。

  “怎么会,你对亚历珊卓和埃尔隆德对阿尔温一样好,而亚历珊卓爱你,也像阿尔温爱埃尔隆德一样。”

  莱戈拉斯搂上伴侣的腰/肢,温柔地安慰。

  “她还是更喜欢你。”

  从亚历珊卓被领养到这个家开始,明显就更喜欢莱戈拉斯一些,晚上困得再厉害,也要等莱戈拉斯回来给他一个晚安吻才肯睡觉。

  莱戈拉斯向正在偷瞄自己的亚历珊卓眨了眨眼睛,问道:“亲爱的,你更喜欢Ada还是更喜欢Dad?”

  只有五岁的亚历珊卓感觉自己走到了人生的第一条岔路口。

  她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一脸失落的Ada,又看了看冲自己使眼色的Dad,想了想,大/义凛然地说:“喜欢Dad!”

  “为什么?”莱戈拉斯也呆住了。

  他知道瑟兰迪尔为了女儿付出了多少,集工作与学习在一身的自己根本就没多少时间陪伴她,亚历珊卓能从一个两岁的病弱女婴长成今天活泼开朗的漂亮小姑娘,完全是瑟兰迪尔的功劳。

  为什么亚历珊卓更喜欢他?

  “老/师跟我讲过,她是家里的主人,小猫和小狗都要听她的话,她对小猫和小狗都很好,可是小猫和小狗还是更喜欢彼此,因为它们是一伙的。”亚历珊卓指指自己:“我是Ada的小猫,”又指指莱戈拉斯,“Dad是Ada的小狗,我们都要听Aad的话,我跟Dad是一伙的。”

  话还没说完莱戈拉斯就笑得蹲了下去,瑟兰迪尔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开了。

  “原来是跟我猫狗相惜,我就说呢!”莱戈拉斯一把抱起亚历珊卓,让她骑在自己脖子上,“以后要继续跟Dad一起讨好Ada知道吗?不然主人不要我们了,我们就要去流浪,睡大街。”

 “知道,”小姑娘认认真真地点头,朝瑟兰迪尔飞了个吻,“Ada我爱你哟!”

  瑟兰迪尔捂住脸,被这父女俩打败了。


  瑟兰迪尔在餐厅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莱戈拉斯抱着亚历珊卓急匆匆地从大门口进来。

  “怎么迟到这么久,”瑟兰迪尔起身接过小女儿,“亚历珊卓肯定饿坏了……”

  剩下的半截话被他吞回了肚子里,他看到莱戈拉斯一身笔挺西装,重新留长的金发打理得整整齐齐,鬓发辫成两条细辫,容光焕发英俊不凡,吸引得整个餐厅的女客人都把目光投在他身上;亚历珊卓穿着条鹅黄/色的纱裙,梳了个和她Dad一样的发型,额头上还戴着一顶小小的珍珠王冠,粉雕玉雕得像个洋娃娃那么可爱。

  “你们两个干嘛打扮得这么隆重?”

  瑟兰迪尔不明所以地打量着父女俩,在莱戈拉斯有点失望的目光中,他渐渐不安起来。

  “我就说吧,你Ada果然忘记了。”

  莱戈拉斯扁着嘴做哭泣状,亚历珊卓学着他的样子,用小手遮住眼睛假哭起来。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瑟兰迪尔一头雾水,“我忘记什么了?”

  莱戈拉斯和亚历珊卓异口同声地“哼”了一声,不理他了。

  瑟兰迪尔捂住脸,额上的青筋隐隐跳动。

  开始上菜了,莱戈拉斯一直在照顾亚历珊卓吃饭,没怎么搭理瑟兰迪尔,亚历珊卓也是,动不动就朝她Ada哭唧唧。瑟兰迪尔搞不懂这父女俩在玩什么把戏,一顿饭吃下来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直到吃甜品时,亚历珊卓朝他张/开双手:“Ada抱抱。”

  瑟兰迪尔将她从椅子上抱了过来,亚历珊卓搂住他脖子,用沾满了奶油的小/嘴亲了他的脸。

  “Ada,”小姑娘甜甜地喊,“结婚纪/念日快乐。”

  瑟兰迪尔吃了一惊,仔细一想,今天可不是他和莱戈拉斯的结婚纪/念日?他给忘得一干二净!

  “Dad说,Ada肯定忘记了,不过不要紧,他不会生气的。”亚历珊卓伸手在自己的兜里抓了一把,“这个是我和Dad送给Ada的礼物。”

  瑟兰迪尔摊开手掌,亚历珊卓将小手里的礼物放在他的掌心。

  两枚戒指,一枚镶嵌了星光白宝石的钻戒,一枚是用彩色的细管折成的塑料戒指。亚历珊卓用手拔拉着,说:“这个是Dad送的,这个是我送的,Ada你要都戴着。”

  瑟兰迪尔抬起头看了莱戈拉斯一眼,他年轻的丈夫正冲他露/出迷人的笑容。

  “可是Ada手上已经戴了两枚戒指了,”瑟兰迪尔给小女儿看他戴了结婚戒指和贝壳戒指的左手,“要是一起戴上去,会很难看的。”

  “那戴这只手。”亚历珊卓果断地说。

  她抓起瑟兰迪尔的右手,小心翼翼地将钻戒和塑料戒指戴在他的中指和无名指上,大小正好。

  瑟兰迪尔看着自己手中的四枚戒指,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在他心头涌动着,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小女儿,轻/吻着她散发着甜香的额头。

  “宝贝,Ada爱你。”

  “嗯,我也爱Ada,还爱Dad。”

  莱戈拉斯离开了座位,挤到父女俩身边。

  “我呢?”他嘻皮笑脸地问。

  瑟兰迪尔犹豫了一下,竖/起两根手指头。

  莱戈拉斯严肃地摇头,摊开五指竖在瑟兰迪尔面前。

  瑟兰迪尔坚定地摇头,将其中三根按了下去。

  莱戈拉斯啧了一声:“咦,有人忘了结婚纪/念日!”

  瑟兰迪尔有点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掰起一根手指比了个三。

  莱戈拉斯比了个四,拖长着声音说:“我已经让步了。”

  瑟兰迪尔把那根手指按下去,莱戈拉斯又竖/起来,来来回/回好几次,直到亚历珊卓用稚/嫩的声音说:“就四次吧,Ada你要体谅Dad。”

  瑟兰迪尔大惊失色,捂住亚历珊卓的嘴怒瞪着莱戈拉斯:“你疯了,她才五岁,你都教她些什么!”

  莱戈拉斯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亚历珊卓,亚历珊卓辛苦地把小/嘴从瑟兰迪尔的手掌下解/放出来,不高兴地说:“难道不是Ada带Dad去游乐园么?哼,Ada好小气,去五次都不行。”

  在莱戈拉斯响亮的笑声中,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下,抱起女儿起身就走。

  “哎,亲爱的,等等我啊!”

  莱戈拉斯急忙掏钱包,可是越急越掏不出来,从钱包里抽钞票的时候又把钞票掉了一地,等他好不容易结完帐追出门时,一眼看到瑟兰迪尔牵着亚历珊卓的小手站在路边,人手一个棉花糖,笑眯眯地等着他。

  “Dad,Ada没有给你买棉花糖,”亚历珊卓说,“因为Dad没有对Ada说我爱你。”

  莱戈拉斯失笑,来到爱人面前,捏着他的下巴,在那张柔/软的唇上吻了一吻。

  “我爱你,我的瑟兰,我的……生命之光。”


                                                                                      END

  

~\(≧▽≦)/~~~~完结了~~~~END了~~~~~平坑了~~~~~\(≧▽≦)/~~~~

评论

热度(149)

  1. 木奈春天开花的莞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