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咏叙调.第一章

该隐:

一<>一 

憧憬如此温柔

恋慕如此多愁

散发南风里花朵香气

在早春的指尖流逝

这是我的爱

这是我心脏的声音

倘若我手执弦丝

愿是你耳际温息

愿是你音嗓低吟

镜匣中细密画像

日影织就七色冠冕

神之手依偎你发梢流连 

光像雨点洒落栖身

鸟语花香的遥远国度

青鸟会如你碧艳双眸?

… …

当瑞文戴尔蒙上清澈的凉意,林谷主人的预知里终于添了一次不算悲哀的应验,幽暗密林之王端坐在他拥有巨大犄角的雄鹿已进入林谷地界,瑟兰督伊冠冕上的秋叶与浆果笼下金红的华光,空气中日影啄穿的斑点碎亮在垂纵的长长金发上,在那么那么漫长的岁月后再见,荡漾在呼吸与心率间的轻度紊乱,爱隆无法否认那便是爱慕,瑟兰督伊孔雀绿的瞳仁拨动着无机的光澜,他的傲慢跌宕过多少时空后半分未减,淡漠尤胜从前,他偏了偏头,自棱角分明的唇扬起礼节性的冰凉弧度。

“蒙爱隆王邀约,前来叨扰了”

爱隆快步走下石阶,繁复的服饰抖开气流中漂浮的尘埃发出闷沉声响,努力在脸上拉开稳重不乏热情的笑容以便藏起那些因激动而细微的轻颤,维持着一方之主应有的仪态。

“瑟兰督伊王驾幸,是瑞文戴尔之荣”格洛芬德尔精准的措辞透过流丽的精灵语适时扬起,与他明艳的发色一样惹人侧目。

“欢迎您,我的朋友,艾尔贝蕾丝啊!我的高兴言之难尽!”爱隆难以掩饰的喜悦自黑色瞳孔中透散出久违的温泽。

侧立在其后的金发管家,微微颔首欠身,行走在前为大家引路。

转身之际格洛芬德尔没忽略掉瑟兰督伊凝碧的深瞳里窜起玩味似的流连,越过爱隆的身影锁住他,胸腔里的脏器不禁漏跳了一拍,格洛芬德尔不是第一次见瑟兰督伊,同样也不是第一回因之晃神,天知道这漂亮的精灵王为何总对自己有着玩弄般的促狭意味,无辜却罪恶。

落座在宽阔的露台,丰盛的桌案上摆放着时令果蔬,浅褐到深棕的坚果,赤红得乌亮的浆果,杯中浓缩着百经锤酿的美酒,可食的花叶沁出蜜一般的露滴,惹人垂涎,娇嫩的口感更是叫人唇齿难忘;罗列在外围临近的数处高低不一的亭台隔间,乐音婉转的曲调流溢而出,拥拢了整个瑞文戴尔,渗透着乱世难预前可贵的从容闲逸,精灵王在一派轻声嫣语礼尚往来中交杯换盏,一杯接一杯的饮下那浓艳媚人的酒浆,清寡的神色终于浮现出一种不自觉的沉溺,可仅仅是因为酒么?

瑟兰督伊嗜酒中土恐是无人不晓,西尔凡精灵又以欢喧的丛林晚宴而闻名,他们在林间纵情高歌,热烈而奔放,爱隆不禁恍惚,带着疑惑,他很难想象瑟兰督伊冷到骨子里的个性与西尔凡精灵的狂欢如何融洽成一幅画面,然而睿智的林谷之主终究迷糊了一回,如他或许无望的爱情一同犯了一点小小的愚钝。

瑞文戴尔毕竟不是“酒鬼之林,”几番轮饮下来,爱隆不得不靠坐进高耸的椅背里,有些费力的扶着额叶,他能感觉得到因为酒精而起的麻痹从指端开始侵袭,剥夺着本属他的肢体应有的清明,席间格洛芬德尔出于礼节迎合了精灵王无端发起的抬举:要求他加入宴饮。本就不是海量,这下又要额外担心自家不胜酒力的领主,以至于他又一次证实了自己绝对不是自作多情的臆断:瑟兰督伊根本就是特意来瑞文戴尔看笑话的。梵拉在上,他隐约不安爱隆这场单恋会酝酿怎样的灾难。

无人在意过这场宴会是何时开的头,玫瑰色的晚霞已然吞噬了林谷上空带着秋意的湛蓝天幕,瑟兰督伊意犹未尽的举盏痛饮,一点不在意这林谷主人本意为了欢迎他而设的宴会是否真的欢畅,仿佛一开始便是独饮,摸不清何时结束的意味。对面爱隆已彻底端不住形象的趴伏在桌边,格洛芬德尔仅存的一点神智勉强足够指挥手下将自家主人扶回寝殿,至于有 无履行对贵客的应有礼仪格洛芬德尔早无暇顾及,脚底虚浮的飘飘欲仙对比起隔天晨起的头痛欲裂真是反讽意味鲜明,就好像毒瘾过后的难熬空虚,亦或神许你恩泽必定馈以磨折,可是维拉啊,您的仁慈在瑟兰督伊的恶意玩笑里竟视若无睹,躲得无影无踪。格洛芬德尔在第二天见到仍一身神清气爽的瑟兰督伊时忍不住无声控诉,好似滥饮至几乎达旦的是他和爱隆。

显然酒醉倒下后的记忆于爱隆是空白的,他最后的意识停留在思考瑟兰督伊是如何与西尔凡精灵纵酒为乐的和谐画面,酒精的驱使下他顾不上礼仪的执着目光烙在瑟兰督伊微仰的侧颜,轻扣酒盏的白皙骨节,流丽的发线下飘远的水绿眸泽,映出瑰丽云霞来袭前琥珀色的天际。

 

评论

热度(36)

  1. 木奈该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