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长生

雪拂林:

“那是谁家的孩子?”

在所有的喧哗和呼喊声中,他的孩子走了出来,白衣如雪,翩翩少年,蓝眼睛里倒映宸光暮影,安静秀然如一袭初落的雪。

他演的是精灵王子,金发银冠,身边的少男少女皆是好容貌,他的脸脱颖而出。

“是我的独子。”

“好漂亮的孩子,看,他开始向心爱的女孩表白了。”

他冷然地望着台上,无动于衷,眸光在茁涌的喝彩声中沉寂下去。

少年的耳边有一片花瓣,似要落下来,他摊开手想要去接住,饰演精灵的红发少女却先他一步,将那片花瓣摘走。

他有些可惜,掌心的线条都扭曲。

那是他先前给少年戴上的,少年不愿意别人为他化妆,所以请求了自己的父亲,他在为少年辫好辫子的时候,正好花店里送来一些香槟玫瑰。

他撷了隐藏的最深的一朵,种入少年的发中。

“Ada,我饰演的是王子,不是公主。”

少年笑开,唇色鲜软,他的眼便红了红。

“我当然知道。”

少年将玫瑰取下来,笑道:“Ada好像很喜欢这种花,闻起来味道并不怎么好,我想Ada一开始一定很想要一个女儿,像花一样娇美乖巧,可惜我只是片绿叶。”

“我只爱绿叶,世界上的花都配不上你。”

他的目光幽深,声音如大提琴琴弦上的一段低音,柔情栩栩。

“这两者有什么关联么”,少年转过身去拿自己的剧本。

“将来你会知道的,明天你就成年了。”

他的手指抚摩少年的发,如走过一段漫长温柔的离别。

“Ada,能不能和我对一下戏?”

“需要我帮你什么?”

“我来演精灵王子,你来演精灵王。”

“那个阻挠你和精灵少女相爱的国王?”

“是的……糟糕,我的剧本忘记带回来了,不过我记得我的台词,你随便说点什么就好。”

在少年的眼中,他向来无所不能,理所当然的,他没有让少年失望。

“我的陛下,难道你就没有经历过爱情么,在你孤独的盛年,长夜里回忆,你就没有对谁有过渴望么?”

少年的表演很出色,神情生动,眼眸起伏,如一片叶子在雨中伸展自己的脉络。

“当然有”,他的眸色深冷闃静,灼灼地盯着他,“我爱着一个人。”

少年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仰望面前的男人,祈求道:“我的王,既然您知晓爱情的甘美,那您为何还要阻拦我?”

“单向的爱情是刀刃上的蜜,她是执刀的人,孩子,你会受伤的,回到我的身边来吧。”

少年歪了歪头,看着父亲反问道:“您有了所爱之人,就应该知道爱情之路并不那么平坦,您爱着的人她也爱着你吗?”

“不,我的小叶子,我和你一样,他并不爱我。”

他的手指抚过少年忧伤明丽的眼,唇角一勾,万卷风情跌落开来。

少年的心脏倏然跳动一下,视线偏开。他敏感的捕捉到了那个人称代词,却不动声色地蹙眉道:“那您应该为此作出努力,而不是阻拦您的儿子。”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为此努力呢,孩子,你都没有好好关心过你的父亲”他的声音带了笑意,说出的话却有魔力,像是叹息:“这世上的路亿万条,通往他心脏的,只有一条,很长很窄,我要走进去,就得让这条路上不能有其他人。”

“您不能捕获他的心么?”

少年明知这戏已经开了枝桠,故事的结局走向未知,却不肯罢休。

“我有千百种方法让他爱上我,只是他不是我的猎物,他是我种下的一棵树”面前的男人有无可匹敌的容貌,声音如同森林尽头的河流,“我不会去捕猎他,我要他自己飘到我怀里来。我会等他,等他拥抱我,亲吻我,心甘情愿让我耕种他,浇灌他,收割他。

少年仰起了头,凝望他,久久不能回神。

“我可以为等待他忍受长生,孩子,你能么?”

他走近少年,亲吻少年渐渐湿润的双眸。

“Ada,我感觉自己刚才像是做了一场梦。”

“什么梦?”

“我也不知道”少年的声音抑止不住的悲伤,“我好像走了很远的路,没有回头,有一个拥抱我来不及给,有一句话我没有说出口。我走了很久,见过人世的快乐和分离,在一切尘埃落定后,我逆着夕阳与河流往回走,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进入那片森林之后,很多人出来迎接我,欢呼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但是那些人拥抱我问候我甚至亲吻我,我问他们,你们知道一个人么,我要去见他,他们问我那是谁,我想了很久,却说不出那个人的名字。最后我穿过人群和生灵向前走去,到达一片庞大的墓地,我恐惧极了,问身边的老人,这里面是谁?那人回答我,孩子,这是你的心脏啊!”

他的指尖描绘少年的轮廓,寸寸逡巡,似是丈量他的国土,少年的眼泪落在他的掌心。

“没事,别担心,只是做了一个梦。”

他给了少年一个完整的拥抱,抚摸少年翕动的蝴蝶骨,让它们在自己掌心停落,飞不出去。

“这简直就像一场梦,我要走。”

精灵少女的眼光坚定执着,又来劝说他,“你呢,你是要留下还是跟我一起走?”

戏剧即将走向高潮,按照剧本,王子要做出抉择。

“我现在还不能决定,请让我考虑一下好么?”

帷幕落下,他在黑暗之中想象少年的样子,想他的耳边是不是还有一丝眠去的香气。

很快,灯光亮起来,红发精灵走出来,忧心忡忡的样子,接下来就该王子登场了。

然而,观众等了很久,王子都没有出来。

那个女演员真的焦急起来,脚步急促,频频望向舞台入口。

他的拇指擦过下唇,唇边笑意浅浮。

他向舞台后面走去,果不其然,少年藏在昏昧之中,侧影像一支未开的花,幽幽吐着香气。

“怎么了,孩子?”

少年回过头来,出神的看着他。

他向少年走过去,从时光彼端启程,越过无数悲欢离合,抵达少年的眼,少年的心脏。

“我已经让奇力去救场了”少年沮丧地将头埋在他的腰间,抱住他,喃喃道:“我说不出要走的话,我知道那不是现实,这只是一台戏剧,但是就在我要上台说决定离开的时候,我的眼前就是梦里那座巨大的王座和坟墓,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那墓碑上的名字,我怕我一走出去,我就看清楚了。”

“那只是个梦。”

“我知道”,少年的身体如一片摇摇欲坠的叶子,碧蓝的眼眸闭上,颤抖道:“但是我怕,那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他去抚摸少年的心脏,抚摸他的一生,说:“我的名字在这里。”

“Ada……”少年抬头看他,他的唇那么红,像一场盛大安静的邀请。

他吻了上去。

END

评论

热度(103)

  1. 绿杯子雪拂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书房
  2. 择日奔月雪拂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卷影
  3. 残夕雪拂林 转载了此文字
  4. 无名垃圾雪拂林 转载了此文字
  5. 木奈雪拂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