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ET)短篇——在交通工具上靠着陌生人的肩膀睡着了或是被陌生人靠着肩膀睡着了是怎样一种体验?

妙妙酱

本文由知乎段子改写!改写!改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前天我们公司同事面面 @Endpunkt 推荐我们看一个知乎的问题,最高票的回答简直太萌了!看的时候全程代入ET毫无违和,于是忍不住改写了一段。

原链接在此,比这文可长多了,答主昨天还在更新,简直就是连载小说的架势2333

下文中,教授领主VS学生瑟兰。

------------------------------

瑟兰迪尔从后门悄悄溜进了阶梯教室,在最后一排坐了下来。前面排有一对小情侣头凑在一起小声嘀咕着,有的学生大概吃了午饭就在这间教室午休,还趴在窄窄的课桌上打盹。

他百无聊赖地看了一眼手表,还差两分钟到点儿,教授还没有来。

 

“完了完了我要迟到了!他可是全校最严的老师!哥你快去帮我占座,万一点名你帮我答到啊!我俩远看差不多,你坐最后一排吧!”刚敲开宿舍的门,就直接被光着膀子来开门的莱格拉斯哀嚎着推了出来。

真是欠他的!两个月没回家,说是参加校际足球赛周末要训练。老妈惦记得很,想来看望,却被老爹一个眼刀制止了,“孩子都那么大了你当他们还是奶娃娃呢!都惯没边儿了!”即使老爹没出声,瑟兰迪尔一样能感受到那句快听出耳茧的教训。

最后他只得迫于深沉的母爱,哦就是好几个食盒,来到了林谷医科大学。

教授走进前门的时候,他还在腹诽,我要是不来敲门,你小子还睡得昏天黑地呢,直接就缺课了,说得这么吓人,肯定不见得每堂课都点名的……啊。

 

站定于讲台前的教授大叔,黑发浓密,身材伟健,眉目俊朗,鼻梁上压着一副学究气的黑框眼镜。瑟兰迪尔不觉缩了缩脖子。

 

“你们知道我是谁吧,我的课不准迟到早退,不准聊天,不准玩手机,”教授就对着满堂学生训话,嗓音宏亮,甚有压迫力,那学究气的第一印象竟是全盘告错,“尤其坐在后排的,上课不准睡觉!”他双目炯炯直指后排。

瑟兰迪尔下意识地向后面望,发现那是墙壁,只得又缩了缩脖子,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身高和脖子是怎么缩也缩不下去的。

只听教授接着说:“上课就该有上课的样子,我在前面口干舌燥地讲课,你们在下面举个可乐喝饮料,看戏呢?!”

然后又集中目力看着后排说:“上课喝饮料不行,喝水更不行。水喝多了,睡觉流口水。”

WTF!

他全记得啊!

 

就几个月前的一个周末,瑟兰迪尔和一帮同学在巴德家开的酒吧通宵Party,早上散场,索林塞了一听可乐给他,就和比尔伯坐2号线走了。宿醉让他有些昏昏沉沉,1号线来了,周末的地铁人不多,找了个座位一坐,把头仰到后壁一靠,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他的头颅正靠在一个黑发大叔肩膀上,还毫无仪态地口水长流,把对方那件白衬衫肩部濡湿了一大片。

那大叔约摸三十二三年纪,身材伟健,眉目俊朗,白衬衫黑西裤显得气质儒雅,文质彬彬。

赶紧坐正了身体,瑟兰迪尔尴尬地在肚里紧急搜刮开场白,刚把“今天天气哈哈哈”因为地铁的不见天日而枪毙,就听得大叔先开口了:“小孩,我要到站了,你这脑袋够沉啊。”

 

叫谁小孩呢?!你比我大得了几岁?原本的感谢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地铁里面不知何时已人满为患,表情各异地瞧着这两个并排而坐的英俊男人。

大叔接着说:“也不说个谢谢啊,我帮你瞪走好几个小偷呢。”看了一眼门眉上显示的站名,“我也到站了。唉,现在的小孩啊……”

再一次地,瑟兰迪尔把抱歉和感谢的话咽了下去。在大叔离开地铁车厢的时候,回头看了金发青年一眼,半是嘲讽半是无语,还令人牙痒痒地掸了掸潮湿的肩膀。

 

这会儿,黑发大叔又用那样的眼神,举起点名册,看着瑟兰迪尔:“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再向后边看,瑟兰迪尔老老实实地报了弟弟的名字。

黑发教授点点头,在名册上打个勾说:“好,莱格拉斯。好名字。”

倒吸一口冷气,瑟兰迪尔暗忖大叔你还记仇啊。

 

接下来整个事件就失去了控制,莱格拉斯牙疼般地哀叫,告诉哥哥,这位埃尔隆德教授是全校最严格的老师,副校长的儿子都挂。他哀求瑟兰迪尔务必来上课,否则此事拆穿,他必挂无疑。

那一个学期,是瑟兰迪尔终身难忘的一个学期,作为一名财经院校的大四学生,实习期间时间倒是充裕的,但他可是正儿八经的文科生啊!为了这么一个无厘头的误会,他上了整整十八周的外科医学。

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无私帮助弟弟,全心全意培养一位伟大医生的献身精神!”莱格拉斯给哥哥鞍前马后地拍着马屁,换来一记眼刀外加一颗暴栗。

 

这个学期,每当上课,猜猜大叔第一个点谁的名字?

当然是莱格拉斯!

没错,他也是大叔课堂提问的热门人选。

呵呵。

作为密林财经学院的高才生,凭着超强的记忆力,“莱格拉斯”的外科医学学得很不错,平时分也因频繁回答课堂问题而高高在上。

外科医学期末考试前的最后一次课,临下课的时候,埃尔隆德教授缓缓踱到最后一排,就停在瑟兰迪尔面前,和颜悦色地问:“你想不想参加期末考试啊?你也玩了一学期了。考试参加不?”

然后他扬了扬手里的点名册。

莱格拉斯的照片和名字并列在一起,非常和谐。医学院的点名册附带照片。大叔第一次上课就知道这位莱格拉斯是冒牌的!不愧是干外科的,心理素质真好,顺水推舟玩儿了他一学期。

 

“每次我点名,你答到。正主儿就坐在你旁边,画面相当有趣。你还回答问题,脑子挺好使啊。你是哪个班的?”

瑟兰迪尔懵圈地看着一本正经玩学生不偿命的黑发教授,欲哭无泪:岂止不是你们班的,我都是不是你们学院的,我甚至都不是你们学校的啊!苍天!

他郁闷地趴在了桌面上,把脸藏在胳臂里。旁边的莱格拉斯先崩不住了,全盘招供。

 

学期结束了,莱格拉斯拿到了成绩单,看着外科医学那一格写着89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只不过,他的这张单子不是和其他同学一样由班长发下来的,而是在他发现只有他没有成绩单之后,跑到教研室,用哥哥的电话号码换来的。




评论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