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ET)暗香幽佪 (精灵ABO设定)

妙妙酱

预警:ABO!生子!请及时避雷。

休假完的第一天上班,为了纪念这个百感交集的日子,开新坑吧!

应该是个中篇~写来看了~~

第一次尝试ABO世界观,搜索良久还是大写的懵,以至于私设如山(除ABO性别外其他设定参考电影):

1、精灵50~100岁成年后并不会马上分化出性别,须等到五百岁左右。分化后Omega发情较为频繁,几乎每年一次,直到被标记则变成二、三十年一次(只对标记自己的Alpha),生育之后就不再发情了。Alpha发情比较好办,可以自己解决一下得到缓解。

2、没有抑制剂这种东西!要立刻结束发情期只能标记,否则就硬生生忍耐过去;

3、标记后CP之间会有心灵羁绊,即可感知对方的大致情绪,悲伤、喜乐等,但不会确知具体的事情。

4、标记可被覆盖并不终生有效:如果新的Alpha强过之前的Alpha,标记可被覆盖;配偶死亡则标记也会消失。心灵羁绊与此相应。由于精灵是极其忠贞的种族,Omega武力值与其他性别的差距也不大,和平时期并无危险,但到了战时就可能面临威胁,尤其是发情期会软弱无力,因此Omega仍处于相对劣势而被禁止上战场。

也许有人要反对标记可覆盖的设定,但我个人非常不喜欢除了真爱之外的“从一而终”,被标记的O就只能被那个A所占用毫无选择余地,这绝对是违反优胜劣汰自然法则的封建糟粕。而且,瑟兰也不会有其他A,只是有了个可能性。

 

好了你竟然看了那么多私设还没有跑,那么就开始吧!

 

第1回---

 

“你可以走了。”

在埃尔隆德五千多岁的漫长精生中,这并非第一次听到瑟兰迪尔对他下逐客令,但是,即便对方的语气并未比既往更为清冷,这一次,黑发诺多的心里却生出了前所未有的不舍和惆怅。

转过头去,深茶色的眸子牢牢地锁住长身屹立于窗前的密林国王,他想要在那位总是冷静优雅的辛达精灵的脸上寻找与自己相同的感受,哪怕,只是一点点的眷恋。

然而,初升的朝阳已经渐渐染红了窗棂,给国王的轮廓镀上了一圈光环,也将那美丽的脸庞藏匿于阴影中。

“你难道……”林谷之主硬生生把几乎冲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停顿了一秒钟,才重新开口,“你的伤势仍可能反复,毕竟,怀孕会给你的身体带来很大的变化,现在就把医生赶走可不是个好主意。”

背对窗户的精灵王向他走近了两步,语气中带出轻微的嗤笑:“所有的医生都喜欢危言耸听,埃隆,别将我与那些脆弱的Omega等同起来。何况密林也有出色的医生——虽然,我承认他们无法与你的医术相提并论,但接生个小精灵总是应付得来。”

“那么,如果我不是以医者的身份,而是以一位父亲的身份,请你让我留下,直到我亲手将孩子迎接到这个世上呢?”

沉默,与晨光一起充满了这间国王的寝殿,有那么几分钟,两位精灵领袖都没有出声,他们默默地对视着,最后,瑟兰迪尔率先垂下了幽蓝的眼睛,继而,转身走出了卧室。

以埃尔隆德对密林国王的了解,这代表着默许。但得以留下的喜悦并不太浓,因为他知道,与瑟兰迪尔相守一起的时间,只剩下一年了。

 

他们相识已经超过两千年了,即使对于精灵来说,两千年也是一段不短的岁月。但只要他愿意,儒雅俊美的Alpha半精灵仍能够清晰地回忆起自最后联盟战役起始,他与瑟兰迪尔在一起度过的每一分钟。

尤其,那个鏖战之后的夜晚。

“难道瑟兰迪尔王的伤势恶化了?”他被绿林亲卫队长加里安请去王帐,一路上心急如焚,但是这位西尔凡Beta精灵一如平时那样谨慎寡言,只说他们的国王有急事相商。

 

第二纪元3430年,为了抗击索伦的黑暗势力,精灵与人类结成了最后的同盟。次年,联合大军浩浩荡荡地在瑞文戴尔完成整饬之后,再兵分多路向着索伦的黑暗之地达哥拉挺进。在所有跟从于至高王吉尔加拉德的精灵军队中,有一支独特的队伍吸引了埃尔隆德的注意力,那是由红棕色头发的西尔凡精灵所组成,而他们的国王,却是血统高贵的银发辛达精灵欧罗费尔。大绿林王国一向低调,与其他领地的精灵交往较少,所以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被命名为“蓬勃的春天”的绿林王储瑟兰迪尔,刚满六百岁的辛达王子如同传说中那样俊美如神祇,银枪一般腰杆挺直地骑马而过,那一头仿佛凝聚了艾尔贝蕾丝之光的垂顺金发,收割了无数艳羡的目光。

 

埃尔隆德身为至高王的传令官,维系着各处营地的互动和协调,很快就熟识了绿林王室的成员。当气势恢弘的联合大军穿越迷雾山脉,沿著安都因河流行军,他甚至与瑟兰迪尔成了好朋友。瑟兰迪尔虽然年轻,却毫无王室贵公子的娇气,以其超乎年龄的胸襟和悟性令人赞叹,担任着林地国王的左膀右臂,深受国民的爱戴。他富于魅力的洒脱性格也让埃尔隆德欣赏不已。

正如埃尔隆德在此后的几千年里常常叹息的那样,他惋惜自己太晚与瑟兰迪尔相遇,以至于后者以春天王子那种开朗豁达的情态在他眼中只存在了太过短暂的时间。

 

大战之初,精灵的力量极为强盛,努曼诺尔人的军队战力也很可怕,两大主力加上来自摩瑞亚的都灵族矮人,大军在索伦的“战争平原”达哥拉接连旗开得胜,战况令人鼓舞。时年两千多岁的黑发半精灵出身高贵,骁勇善战,协助至高王分担繁忙军务,将命令传达给各部首领,并且用他出众的说服力和感染力,协调、督察各部的执行情况,他还将自身修习的精湛医术培训指导给军医。作为精灵族还未婚配的成年Alpha中最受人瞩目的一员,不少有心择婿的名门均对他十分关注,但由于埃尔隆德本人一直洁身自好,毫无行止失矩之处,加之传闻当事人都极其地位名望,似乎也没有人敢前去询问。

在难得的休战时间,埃尔隆德时常来到与诺多相邻的大绿林的防区,和金发王子共度闲暇,他们发现彼此存在诸多共同的爱好,研究战术,切磋武艺,交流音律,甚至只是交换一下对于兰花栽培的心得……除去战争的因素,双方已经互相引为不期而遇的知己,友谊日渐稳固。

然而战争进行了很多年,战势渐渐胶着,纵然吉尔加拉德的神矛伊洛斯无人能挡,伊兰迪尔手中闪烁著日月光华的圣剑纳希尔令半兽人胆寒,在率军攻入魔多之后,展开了长达七年的围城攻坚战。源源不断的战士丢掉了性命,每一点战略优势都由惨痛的代价来换取,各部族首领也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为消灭黑暗势力而献出了高贵的生命,这其中就包括绿林国王欧罗费尔。

获悉噩耗的埃尔隆德尽力以最快的速度赶去绿林营地探望好友。想起林地国王对独子的宠爱,料想瑟兰迪尔失去敬爱的父亲的痛苦。当他冲进王帐的时候,医官正在替还未及卸下染血战甲的新任精灵王包扎手臂上的刀伤。

来不及开口,转过头来的好友眼中的神情让他一怔,那种神情,是身为王子的时候不曾出现过的沉郁和冷冽。这一怔促使诺多传令官停下了脚步,收回已经到了口边的昵称,庄重地低头施以抚心礼:“瑟兰迪尔陛下,愿欧罗费尔陛下的灵魂安息于曼督斯神殿,与众神一起护佑中土。”

临阵为王的辛达精灵回以同样庄重的一礼,对于朋友的吊唁致以感激的目光,但是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当初的畅然快意。对于永生的精灵,失去亲友的痛楚是岁月无法弥平的。在那样的变故之下,好友之间难以再现平素的轻松笑谈,瑟兰迪尔的沉磁嗓音中带着一丝难以忽略的悲伤,但他仍然在挥退了军医之后对来客努力笑了一笑,“从此之后,只怕再没有闲暇了。我必将率领绿林军团全力抗击索伦,以尽父王的遗志!”他掷地有声地说道,目光中的痛楚被凝聚成熊熊的斗志。

埃尔隆德目睹了好友在短短时间内的绝然转变,不无担心,但他也看得出,瑟兰迪尔的心志坚强,那些肤浅的劝慰反倒是对已为王者的好友的不敬了。放在以前,他也许会拍拍好友的肩膀,而此时,他面对着的是一位国王,于是他无言地又施了一礼,承诺只要对方需要,必定全力襄助。

 

当达哥拉平原上的植被再一次由绿转黄,寒风凛冽中的日暮没有一丝热度。刚刚结束的鏖战让坚守在正面战场的精灵大军受了重创,在敌人源源不绝的火焰与箭矢下伤亡惨重,但是,索伦终于被逼亲自现身了!这一战,让至高王于绝望中看到了希望——索伦已经用尽招数,几乎弹尽粮绝了!

当晚,至高王紧急召集各部首领亲至他的指挥所商议决战策略,奇怪的是绿林国王派出了大将费伦代为出席,说国王受伤正在治疗。会后,埃尔隆德立刻起身前去绿林营地,半途正遇到前来请他的加里安。

驻足于王帐外,加里安躬身替埃尔隆德撩开门帘后投去一个欲言又止的神情,便默默施礼离去。后者心系好友的伤势,迈步就走了进去。

灯光幽暗,绿林之王的身影在阴影里端坐如山,但是空气中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气味引起了他的警觉。那是类似于早春清新的林间南风的味道,清甜而湿润,微微带着一点沁凉。作为一名成年的Alpha,埃尔隆德迷惑不解此时竟在精灵王的帐中闻到发情的Omega的气味,即使是极为罕见的高雅香气,也不该在战事如此吃紧的时候出现。

如果有人说瑟兰迪尔在乃父新丧之时不顾军纪耽于享乐,黑发诺多当会第一时间予以驳斥,但此时他内心深处却有一丝不悦无视理智地冲突而起,脚步便遵从心灵的第一反应,即刻向着来时的方向回转。在即将伸手掀开帐门的时候,瑟兰迪尔出声喊住了他。那声音不像往常那样从容醇厚,而是充满了压抑的痛苦,软弱无力得令他心惊。

他重新转回了身体,却只是站在门口附近,深施一礼,还未开口,只见瑟兰迪尔伸出手召唤他,“你过来吧……这儿……只有你我二人……”

听到这句话,埃尔隆德明白瑟兰迪尔已经窥破了自己的猜测,并且否认了它。与此同时,他的理智判断出的真相将他震得目瞪口呆:瑟兰迪尔,他那霁月清风宛如春天的好友,绿林新任国王,竟然是位Omega。

“是的,我是个Omega,”瑟兰迪尔苦笑了一声,那笑声充满对于命运嘲弄的不甘,但更多的是不屈的傲气,“怎么,以睿智贤良著称的传令官阁下,也会认为Omega没有能力统治好他的领土吗?”

埃尔隆德听到质疑,心里涌起歉疚,为自己的猜疑,也为自己没有得体地控制情绪而伤害了对方的自尊,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不!请相信我毫无这种偏见,而且我们的友谊真挚无关性别!”

“你曾经承诺,会全力帮助我,我想知道,这个承诺是否还有效?”

“当然!永远有效!”

“那么,我的挚友,现在我就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助。”

“但说无妨!我必竭尽所能!”

“请你——标记我。”

瞬间,王帐内的空气凝固了。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