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命中注定(Beta)13(完)

冷食。

依然是结束的仓促,可是我执着于结束于13这个数字……

————

13.    

 

Neo在一片光亮中醒来,一个小女孩在光亮中对着他笑。

地板冰凉。

这是他第二个能感觉到的,于是他坐起来,双手撑着地板——依然很凉。

“我在哪?”

这是一处像是火车站站台的建筑,而他刚才正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这是火车站。”

“不是Matrix?”他问那个小女孩。

“那是火车去的地方,也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但是你不能跟我们一起走。”

 “为什么不行?”

 “他不会让你去的。”

Neo有些无奈,这个小女孩说话总是留一截,跟她说话就像挤牙膏一样,比如现在,Neo就又要问了,“谁?”

 “The Trainman。我不喜欢他。但爸爸说,我们必须按他说的去做,否则,他会把我们扔在这,永远永远。”

 

在火车站,Neo终于搞清楚了一件事。

一件他之前一直弄错了的事。

程序是有感情的。他们一直都有感情,就像人类一样。

爱是一种情感,是一种人类的情感。

但他也不过只是个单词。

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理解它的含义。

那让他大概明白一些Smith想要的东西。

或许他可以期待,Smith想要的却是同他所说的,与他一样。即使他知道,他曾经的所有期待都落得一场空。但是他选择相信,如先知所说,她不知道,他只是相信如此。

一件事物伴随着另一件事物而来,两件事物之间必然存在着一种关联,使得后者伴随前者出现,人们称之为因果,然而虽然我们能观察到一件事物随着另一件事物而来,我们并不能观察到任何两件事物之间的关联。比如,Neo的产生期待,与他的期待落空,并没有任何事会导致后者的必然发生而联系他们。

~*~

 “伟大的先知,我们终于见面了。”

Smith进入那个房间时,先知正坐在桌旁抽烟,桌子上摆着小甜饼。

“我假设你在等我,是吗?”

“全知的先知怎么可能会吃惊呢?她知道一切。”他讽刺地说。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为什么她知道我要前来却依然在这里呢?为什么不离开?”

他将桌上的小甜饼连盘子一起摔到墙上,“也许你知道我会这样做,也许你不知道。如果你知道,那么你做这些小甜饼放在这儿就是故意的、有目的的,也就是说现在你坐在那里也是故意的、有目的的。”

“你对Sati做了什么?”

这下其他的Smith想起来了,为什么现在正在跟先知说话的这个他们的同胞如此的莽撞,像个小孩。

“和其他的东西一样,小甜饼也需要爱。”

这正是方才先知与那个小女孩制作小甜饼时说到的。

“你是个禽兽。”

“你知道的,Mom。”

“做你想做的吧。”

于是他将手插入先知的胳膊,不是像一般人那样插入胸口,作为对她的尊敬。转化开始后,周遭的代码都因为这强力的变化而颤动,屋中平白起了大风,风眼正是先知坐得地方。转化结束,风随之停止。

座椅上的Smith看着其他的自己,摘掉了墨镜。如今的他已经强大到不再需要墨镜来保护自己。

于是他大笑,声音在灵魂中的空洞中不断回响。

~*~

随着时间的推移,Neo所能看到的越来越多,然而Zion也越来越接近

毁灭,Neo需要回到源代码,今晚将属于他与Smith,他会与他做最后的斗争,而作为筹码,他为机械城保住Matrix,机械城停止摧毁Zion。

或许他会活下来,或许不。但战争会结束。他和Smith之间,会有一个结束。

他得到了Niobe的支持,她将她的船交给了Neo,让他有机会去机械城,去源代码,而Trinity跟他一起去了,她总是在支持着Neo,而因此Neo尊敬她,喜爱她。但这与对Smith不同,他和Smith就像是一枚硬币的正面和反面,注定会紧紧联系在一起,准确地讲,一直紧紧联系着,从他们被制造出的那天起,这是唯一。

这是,命中注定。

他与Morpheus告别,他知道这会是一趟单程旅途,“遇见你是我的荣幸。”他紧握住Morpheus的手,而这次吃惊的换做是他了,但Morpheus就是Morpheus。

他反握住Neo的手——握得更紧了,说,“不,这是我的荣幸。”

凡事有始皆有终。

而Neo正要出发,前往一切的起源,也是这场战争的终点。

然而另Neo没想到的是,他提前碰到了Smith,虽然他没能及时认出他来。

他穿着Bane的壳子,劫持了Trinity。

Smith暗示了他很多,而直到他说道他想要的正如Neo想要的时,Neo才意识到他是Smith。应该说,他早该想到这是Smith的,毕竟还会有谁称呼他为“Mr Anderson”呢,但他不愿承认。

程序,拥有了人类的外壳。

即使Neo了解到程序也是有感情的,一部分的他也是有些无法接受。

如果程序可以进入人类的身体,那么他们该算是什么,程序还是人类?更不用说他们是拥有感情的程序。

依然像上一次一样,他们的对话止于打斗,而在Neo被Smith烧瞎了双眼后,他反而能够更加清楚的看到这个世界,尤其是Smith。

他可以透过他的躯壳,直接看到灵魂,那灵魂还是像他通常的形态,黑西服、白衬衫、黑领带、墨镜,那么直白,一如他熟悉的样子。他对着那灵魂,一击将他摧毁,那橘色的光亮散开,像烟花一般绚丽。

~*~

他们来到机械城,而Trinity却因此死去,Neo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在火车站的时候,Sati的父亲曾问Neo,“我能看出来你恋爱了。告诉我你为了保住那个连接能做到什么程度?”

Neo告诉他,他可以为此失去任何东西。

而此时除了他自己,他一无所有。

他早该知道,若是Trinity跟随他来机械城,她定然难逃一死,这里是现实世界,他没法再救她一次,但他依然让她跟来了,从那时他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他其实依然与他的前任们一样,选择了Trinity的牺牲。

救世主,上帝的儿子,却为了人类的罪行而死。

救世主,不过就是这么一个东西。

上帝的羔羊,祭品。

脱出了人类的躯壳,所有Matrix中的生命不过都是程序而已;而程序进入人类的躯壳,也就变成了人类。

Neo是Matrix设计出的程序,最后为了人类为了和平大义凛然的赴死。

不过是说的好听而已。

真正如何只有自己了解。

Neo到底怎么想。

连入Matrix的一瞬,他想到他从来没有问过Smith对他是什么感情。

他们是死敌,却是靠近彼此最近的人,他们对彼此知之甚深,却又晓之甚浅。如果可以,最好的就是从未开始,他们从未相见。因为凡事有始皆有终。

~*~

Matrix中正在下雨,大雨,就像他第一次见到Morpheus那天时那样的雨,将整个城市都染上了绿色的气息。

街边、楼里,到处都整整齐齐地站满了Smith,雨水不断顺着他们的发丝、镜片、西装流下。

他沿着马路走着,前方一个Smith从那整齐的列队中走出来,走到马路中央,“Mr Anderson,欢迎回来。我们都很想念你。”他们站得很远,但他仍能看到Smith脸上的笑,“喜欢我对这里做的事吗?”

“今晚就要结束了。”

答非所问。

“我知道会结束的,我预料到了。”Smith咧开嘴笑,雨水不可避免地滑进口中一些,“这就是为什么余下的我将在这里观看我们的表演,因为我们都知道,我将是那个击败你的人。”

他们在雨中同时握拳,开始奔跑,踏着道路中的积水,即使在这世界都被笼罩的铺天雨幕的声音中,那节奏统一的奔跑声音然十分明显。

每一步都溅出一个水花,而他们终于相汇。

他们在空中扭打,Smith还是学会了飞天的功能,他不在只是看着Neo在天空高高地飞走而无法触及,他如今可以再空气中飞行者与他像是在平地上打滚那样搏斗。

当Smith抱——按——着Neo从高空坠下时,Neo不禁想起了他过得最为舒服的一个月中的那些温暖又潮湿的夜晚,他们弄得一身汗,多数时候还带血。有时候实在太累两个人会在结束之后直接紧抱着彼此睡去,就像现在Smith抱着Neo的动作,他能感受到Smith心脏的跳动,和与那冰冷的雨水显示出鲜明对比的火热的体温,Smith的脸就在Neo的颈窝处,让Neo恍惚,最后在触底将地砸出一个大坑后清醒。

所有的Smith都聚集在了这个坑旁,坑下是站着的Smith和躺在他脚边的Neo。

“为什么,Mr Anderson。”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爬起来?”

“为什么继续战斗?”

“你觉得你在为什么而战吗?为比你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你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吗?你真的明白吗?”

“是自由还是真想?或许是和平?还是爱?”

他就这样听着Smith不断地说,而渐渐爬起来,重新站起来,没错,他想他是为了爱。Smith似乎也确定了,他是为了爱。

“那不过是异想天开的幻觉,Mr Anderson。”

他继续爬,那并不是幻觉,至少对于Neo自己来说那不是,而Smith那一份他无法确定,或许那确实是幻觉也说不定,但爱,从来都是自己的选择。

“是弱小的人类智者所搭建的空中楼阁,仅仅是为了证明某种毫无意义和价值的存在,那就像Matrix一样虚伪,尽管只有人类才能发明出来像爱那种无趣的东西。”

不,并不是只有人类,而且,爱情也并不是无趣的。

爱,是一个伟大的词汇,而Neo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你必须知道, Mr Anderson。 你必须了解。”

Smith越来越急躁,他不知道为何他要对他说这么多,他从不理解为什么Thomas Anderson可以为一个女人做到如此地步,为一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愚蠢的感情而拼到这种地步,“你不可能赢,继续战斗时毫无意义的。”

而Neo还是站了起来,摇摇晃晃。

“为什么,Mr Anderson,为什么你还要坚持!?”

“因为我如此选择。”

而Smith发现他对此无力反驳,他选择为他的爱而奋战,Smith有什么可说的呢?他不是任何人,他不过是系统创造出的一个程序。

一直不过如此。

他甚至无法说出自己持续战斗的意义,他只是跟随着本能,只是冥冥中有种感觉告诉他,从Neo那里他能得到答案。

于是他们重新开战。

他被一拳打飞。

而后又飞回来,身上满是泥水。

“这是我的世界,我的世界!”他说着扑倒了Neo,他们两个倒在泥水中,他骑在Neo身上,狠狠地打了他,又将他提起,一拳将他击倒在地。他看着Neo在那里躺着,一些奇妙的画面涌入脑海。

“等等。”

“我见过这个。就是这个。这就是一切的终点。”

Neo躺靠在坑中的一片沥青石头泥巴混合的坡上,Smith站在他面前,带着墨镜。

“是的。你躺在那里,就像这样。而我,我站在这儿,似乎应该说些什么。”

Smith向Neo走来,跨坐在Neo身上,依然带着墨镜,Neo伸出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抓住了胳膊,Smith叹了口气,然后低头直视着它,隔着墨镜,说。

“我说,‘凡事有始皆有终,Neo。’”

而就在这时,Neo终于明白,他所作的梦,和先知说他能够看到是因为救世主已经做出了选择的原因,那是他的前任救世主的生活。

而他,Thomas Anderson,是那位救世主的死敌、爱人。他是The Agent,特工 Neo。

他们不过是提线木偶,一遍遍重复着设定的轨迹,走向同一个结果。

凡事有始皆有终。

他让Smith将自己同化,就像梦中自己将Smith同化那样,黑色的液体毫无阻碍的覆盖上他的全身。

所以这就是结束了。

Zion中被Neo拯救的残余的人类得以繁衍,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源代码从接口处读取了他们的代码,重建这个世界,重新编写属于人类的程序,属于程序的程序,属于特工的程序。

~*~

新一代的Matrix,新一代的特工,而特工Neo站在玻璃窗前,他讨厌这个虚假的世界,讨厌他无能的同事,讨厌控制他的Matrix。


评论

热度(16)

  1. 木奈冷食。 转载了此文字
    冷食。
  2. 江溥荣冷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