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莱瑟】绿叶森林(1)

Elf的心是绿叶:

“ada,我决定西渡了……”
“ada……你会和我一起走吗……”
“ada……”
莱戈拉斯——!和以前没多大变化的寝宫中,已经不再是精灵王的瑟兰迪尔从睡梦中惊醒,晶莹的液体无声地滑过精致的脸庞,滴落在奢华的床单上,留下一道浅浅的湿痕。
犹如落水之人一般,惊醒的瑟兰迪尔无助而绝望地紧紧抱住身边躺着的人,渴求以此减轻自己灵魂的悲痛。
怀里的人也被惊醒,睁开了星眸,和莱戈拉斯一样的蓝色眼睛里透露着毫不掩饰的担忧……
“我的孩子,你在哪里?”拖着宽大外袍的高挑金发精灵站在王宫的大门口,呼唤着自己的孩子。
“ada!”另一个同样金发的精灵从森林里飞奔而来,扑进王宫前的高大精灵怀中。
“玩得开心吗,我的孩子?”
一身劲装,梳着战士发辫的年轻精灵蹭蹭自己的ada,心满意足地点头。
“ada!森林里开了很多新鲜的花,我为您采了一些!当然,我没有忘记采集今天的水果和食物。”
年轻的精灵仰起头,等待着父亲的褒奖。
当然,他的父亲自然不会吝啬这一点褒奖,他已经错过了一个孩子,不能再错过这一个孩子了,所以他将自己的爱毫不掩饰地给了这只自由的小精灵。
他亲吻了自己孩子的额头,祝福这个小精灵可以快快成长。
年轻的精灵得到了父亲的亲吻,高兴地蹦起来,快速地在父亲的脸上落下一个吻,然后拉着对方往餐厅走。等父亲在位置上坐定了,再跑去厨房,为自己最爱的父亲准备午餐。
年轻的精灵总是充满活力啊,瑟兰迪尔看着远去孩子的背景感叹。
Flowers(弗劳尔斯)——这是瑟兰迪尔赐予他的孩子的名字,意为开花,春天里盛开的花朵。
弗劳尔斯认认真真地在厨房里捣腾,绿叶森林虽然很大,但是只有他和ada两个精居住在这里。小时候,他还以为中土一直只有他们两个精灵的存在,但是ada告诉他,以前中土有很多精灵,但是他们都西渡离开了。他问ada为什么不跟着离开,ada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些他那时候还无法理解的东西,然后ada拍拍他的脑袋,说:“因为我的小开花还在这里呀,ada怎么舍得走。”他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因为这个答案很开心,知道长大了一些,他才明白当时父亲眼里浮现的,是深深的悲伤。
ada很排斥外面的人。所以即使他们有成堆的财宝,ada也不愿意去雇佣人来帮忙。
所以为了照顾好弗劳尔斯,瑟兰迪尔只好自己亲自上场,打扫洗衣,缝衣做饭。所有父母该做的事情他都做了,他想把之前没有做好的事情都做好,他想做个孩子心里的好父亲。过去的事已经再也无法补救,他只能好好珍惜现在。
虽然弗劳尔斯小时候都是由瑟兰迪尔独自照顾长大的,但是成长到少年时期,有了足够的能力可以一个人跑去森林以后,年轻的精灵便抢过了父亲手里的活计,担负起照顾父亲的责任。
他知道ada很强大,并不需要他这样的照顾,但他还是不忍心自己高贵的父亲为了照顾他们的生活委屈自己做些粗活。他觉得自己的父亲就是应该高高在上,享受别人的呵护的。
弗劳尔曼的成长和懂事,使得他的父亲,也就是瑟兰迪尔很高兴,但也有失落,因为需要做的事情都被自己的孩子抢走后,他真的变成无所事事了。以前还有公文可以打发时间,现在只剩下看看书,种种花,泡泡茶了。
厨房里的年轻精灵努力制作今天的午餐,在等待汤完成的时间里,他用今天采摘到的花朵,为自己的父亲装饰他的王冠。
虽然父亲在自己出生之前已经不再是精灵王,他也没有刻意对自己提起过,但是弗劳尔斯还是在王宫的书籍中发现了这一切。小小的弗劳尔斯感叹原来自己还是王子呀,嗯……曾经是……好像也不对?因为自己出生之前ada就不是精灵王了。
不知道ada做精灵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还记得年幼的小精灵因为这一点发现,而撒泼打滚地求从来都没有在自己面前戴过王冠的ada戴上王冠给自己看,然后在ada的妥协中彻底喜欢上了戴着王冠的ada,再美丽的语言都无法描述他的美丽。
之后弗劳尔斯总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让瑟兰迪尔戴上王冠,为此,他每天都会出去寻找最美的花儿装扮瑟兰迪尔的王冠,即使瑟兰迪尔不一定会每次都戴上,但是弗劳尔斯还是乐此不疲。瑟兰迪尔感叹自己孩子的毅力……
除了鲜花以外,绿叶也是装饰王冠的一个好东西。但是自从自己第一次用绿叶装饰王冠给ada看后,ada露出的悲伤,使得弗劳尔斯再也没有试用过绿叶。
他不知道为什么因为绿叶而如此悲伤的ada会坚持住在名为绿叶的森林里不愿离去,也不知道王宫中封尘着的雕刻着绿叶的寝殿之前住着谁……

评论

热度(50)

  1. 木奈落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