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ET】梦游记

loveET:

   


    当初瑟兰迪尔打算要住校时,欧洛费尔是表示强烈反对的,毕竟一个时不时会出来梦游的人实在是不适合住在集体宿舍里,万一吓着了别人可就不好了。


    可惜18岁的瑟兰迪尔正处于迟来的青春叛逆期,铁了心要和自己老爸作对,更何况,上了大学还住在家里,成何体统?


  “爸爸,我梦游的频率并不高,一个月最多一次,而且不存在暴力倾向,不会在梦里做出什么砍人、掐脖子的事情,你就不要臆想了好吗!”瑟兰迪尔翻了个白眼,对自己父亲担心自己梦游时做出什么出格事情的想法表示无语,“我好歹也和你生活了这么久了,你也没缺胳膊断腿啊。”


    欧洛费尔同样回了自己儿子一个漂亮的白眼:“你要住我也不拦着你,到时候出了事情,可别回来找我哭鼻子。”


    当然,瑟兰迪尔也在一开学就如实地和自己未来四年的室友们坦白了情况。


    善良的比尔博和老实的巴德都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他们俩作息时间都很规律,还没等夜猫子瑟兰迪尔开始梦游,他们早就睡得不省人事了,加里安更不用说,是担心儿子的欧洛费尔找关系安排进来的家里老管家的儿子,跟着瑟兰迪尔报了同一个专业,有他照看着也放心些。


    瑟兰迪尔所在的宿舍区是学校新造的,环境不错,美中不足的是,隔壁就是教师宿舍,导致这群精力旺盛无处发泄的男学生们必须克制住自己晚上别制造什么噪音。


    中土大学历史悠久,随着院系的不断扩张,寸土寸金的城市已经容不下这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学校,再加上教学楼都已经老旧,于是迫不得已之下,董事会和市政府达成共识,十几年前就把学校搬迁到了中土市的北部边缘,地方倒是更宽敞了,可是交通却极为不便,为了方便教授们,学校便修建了教师宿舍,每人一间,当然,住不住随意。


    埃尔隆德每周三、四有课,于是每个星期三的晚上,埃尔隆德便会选择住在学校,而不是开2个小时的车回家。


    反正那个被称为豪宅的家里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哪里住不是住,比起那个冷冰冰的屋子,埃尔隆德其实更喜欢有人气的学校。


    临近期末考试,整个校园内的氛围都很紧张,凌晨,灯火通明的图书馆也满满当当得挤着复习的学生。埃尔隆德也很忙,虽然教授只是他的兼职,只不过校长盖拉德丽尔夫人可不这么想,难得校董会里有个不那么满脑子只有赚钱的文化人,当然是要好好利用起来。于是,埃尔隆德不仅要参与医学院的教研活动,甚至还要被时不时得借调到数学系、化学系工作。有一次,被压榨得苦不堪言的埃尔隆德向校长的丈夫,哲学系的凯勒鹏抱怨,得到的回答居然是“我夫人觉得需要让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不知人间疾苦的资本家们体验一下穷教书的苦日子,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削减预算。”


    距离考试还是十几天,连一向对成绩不在意的加里安也在萨鲁曼那历年居高不下的挂科率的恐吓下不得不捡起书本,以图书馆为家,而巴德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依旧保持着雷打不动的十点入睡的好习惯,比尔博被男友索林约出去大概回不来了,于是,有点小感冒的瑟兰迪尔放弃了今晚的复习,打算早点休息。


    十一点半,埃尔隆德望着图书馆里乌压压的一片人,好笑得摇摇头,这就是平时不学习的下场啊!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本学期全院统一高数考试的卷子,埃尔隆德难得不正经地想,如果这些学生们知道最可怕的科目——高数的试卷定稿人就坐在他们身边,恐怕会揭竿而起抢走自己的电脑吧。


    埃尔隆德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收拾好了东西打算回宿舍,这几天,自己 被盖拉德丽尔指挥得团团转,根本没时间回家。


    埃尔隆德裹紧大衣,后悔自己居然没有开车,或者加一条围巾,十二月的夜风实在是冷得有些刺骨了。


    时间接近凌晨,此时路上已经没什么人,好学的还在图书馆里奋斗,更多的人则窝在宿舍里。埃尔隆德需要穿过一条狭长幽静的林荫道,才能走近路回教师宿舍。


    路灯夹杂在高高的树冠里,射下惨白的灯光,埃尔隆德哈着气,加快了步伐,想着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明天还要去化学系做苦力呢。


    突然,埃尔隆德眼角余光瞄见一个白影飘了过去。


    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埃尔隆德教授眼角一跳。


    看错了?


    埃尔隆德还没来得及舒口气,那个诡异的白影又从两棵树中间冒了出来。这次距离埃尔隆德有点近,差点被吓得叫出声的大教授才发现,这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穿着白睡衣的男学生。


    只是,眼前的这个学生着实怪异了些。大冬天的晚上,穿着睡衣出来晃悠?不冷?


  “这位同学?你怎么了?需要帮助吗?”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晃晃悠悠地坐在了青石板路上低着头一动不动,有些担心。


    ……没动静。


    难道是考试压力太大,亦或者是失恋了太过伤心,导致他承受不住,崩溃了?


    埃尔隆德有些头疼,不能放任这个学生就这么坐在这里,万一想不开出了点什么事情,学校吃不了兜着走啊。还是劝劝吧。


    傻傻地站在寒风中费了几分钟口舌的埃尔隆德发现了不对劲。这个学生的脸部虽然被长长的金发挡住,但是还是可以看出他的呼吸匀速,不像是……醒着的。


    难道是……梦游?!


    刹那间,教授的大脑像是接通了开关的电路一样,瞬间清晰了。只不过一般梦游的人不是最后都会回到自己床上么,怎么这位,打算就这么在马路上睡一夜了?虽然没有说不能叫醒正在梦游的人,但是想了想,教授还是决定搀着这位学生回自己的宿舍休息。


    瑟兰迪尔很乖顺得就跟着埃尔隆德走了,一路被小心翼翼得牵着手上了楼梯,躺上床,这时候,埃尔隆德才发现这位男学生长得实在是太过精致了一些,不禁有些心疼得替他掖了掖被角,又把空调开足,自己睡沙发去了。


    至于第二天清早,发现自己躺在陌生床上的瑟兰迪尔受惊过度,直接朝闻声过来查看的埃尔隆德脸上揍了一拳的事情,不提也罢。


    只是被打得一只眼睛乌青的教授因祸得福得逃过了校长惨无人道的压榨,知道了实情的瑟兰迪尔也在严重的内疚心理之下,天天往埃尔隆德宿舍跑,顺便让这位传说中的高数试卷审稿人帮自己补习。


    考试结束后,数学渣瑟兰迪尔居然考了一个还不错的成绩。


  “这次谢谢你啦!没有你,我的高数还不知道怎么过呢。”瑟兰迪尔很开心得坐在埃尔隆德的副驾驶上,吸着一杯温热的柠檬红茶。瑟兰迪尔专业课成绩拔尖,就是这高数是个短腿,导致他在竞争学院奖学金上有些压力。


  “不用谢。”埃尔隆德温和得笑笑。


  “还有,谢谢你送我回家。”


  “没什么,顺路。”


  “真的?”瑟兰迪尔有些怀疑,“我家在西面密林区,我记得上次你说过,你住在东面林谷区啊。”


    埃尔隆德一边开车,一边慢悠悠得道:“我在中土市的密林区、林谷区、罗林区、夏尔区、白城区都有房产。”


  “……”好讨厌的有钱人!


    已经很熟悉的两人一路相谈甚欢,瑟兰迪尔甚至邀请埃尔隆德到自己家去玩,欧洛费尔正好出差这几个月都不在中土市。


  “我在家里梦游的概率比较大哦……”


  “我会看着你的,到时候抱你回房。”


    瑟兰迪尔有些脸红,怎么发现这位严肃正经的教授突然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呢。


    三个月后,欧洛费尔出差回家,抓狂得发现自己儿子多了一个男朋友。


 


END


   今天晚上看到一张年轻时的果叔皂片,我瞬间被打了一针鸡血,赶紧撸了个短篇静静心好睡觉。_(:зゝ∠)_




评论

热度(91)

  1. 木奈loveE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