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瑟莱】《深蓝》38-40(完结章)

长安君一笑休休:

《深蓝》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38


从接机人那领了研讨会工作牌和酒店门卡,莱格拉斯没和任何人打招呼,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上飞机前瑟兰迪尔给他发过讯息,要他到了以后打电话报平安。


约法三章第二条:吵得再凶也不能失去联系;


约法三章第三条:矛盾不过夜。


莱格拉斯在床上滚了两圈,想想瑟兰迪尔对自己的好,还是拨通了电话。


“顺利到达了?吃饭了没有?”


“嗯。”


意识到他不想搭理自己,瑟兰迪尔柔声道:“别难过,好吗?”


“难过什么?不就是不想和我结婚吗?”莱格拉斯一副‘小事一桩’的口气。


诛心的话往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莱格拉斯猛地挂断了电话。


洗把脸从浴室出来,手机上有一条未读信息。


莱格拉斯点开,是一段视频。


瑟兰迪尔从家里书架上取下一个文件盒,打开盒盖,将里面的文件一份一份拿出来,整齐排列在书桌上。


当中包括世界上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和地区概况、如何取得上述国家国籍、申请婚姻关系时有哪些注意事项、莱格拉斯和瑟兰迪尔的身份证明等材料。


影片结束,全程瑟兰迪尔没有说一句话。


莱格拉斯打回去给他。


“我……”


瑟兰迪尔打断了他:“从公开性向到公开你的身份,最后结婚,每一步,都在我的计划之中。但最高法院的投票结果打乱了我的步骤,我还来不及应对。让你久等了,我很抱歉,莱格拉斯。”


莱格拉斯顿时哽咽了,他想起瑟兰迪尔单方面公开的那段时间,他的事业受到冲击,好不容易才走出危机。


他很后悔口不择言说的话,除了彼此,他们都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别人了。


定了定心神,莱格拉斯说:“要说对不起的是我,你一向稳妥可靠,我不该信不过你。不过我不在意这些,你不用顾念要给我一个什么身份。老实说,我喜欢默默在你身后看着你。我们可以安安静静地结婚,谁也不必惊动。”


“这是你的愿望吗?”


“是。”


“那通晓全世界的求婚和昂贵的婚礼就没有了哦。”瑟兰迪尔含笑说。


“不要紧,”莱格拉斯揉了揉眼睛,笑道:“我很富有,我娶你啊。”


“好,我等你回来。”


 


豁然开朗的莱格拉斯第二天起了个大早,高高兴兴开会去了。


会址在海边,大厅可以看到世界闻名的黄金海岸。


第一个会议结束的莱格拉斯抱着一叠资料走出二楼会室,转场一楼。同仁们皆彬彬有礼,即使讨论刚刚的会议内容,也都压低了声音。


莱格拉斯跟着人群缓步走下圆梯,转过拐角,意外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瑟兰迪尔端端正正坐在休息区,手里拿着一瓶水,不知道等了多久。


莱格拉斯差点喊出他的名字,周围的人转头来看他,莱格拉斯不好意思地说了声抱歉,奔向瑟兰迪尔。


还有几步,他反而停下来,正了正衣冠,走近,说:“嘿,你怎么来了?”


“你忘东西了,我给你送来。”瑟兰迪尔站起身,抱了他一下,很快分开,像一个礼节性的招呼。


“顺便度假。”


莱格拉斯笑了:“我也想休假。”


瑟兰迪尔故作沉思状:“那就辞职吧,想什么时候休假都行。”


“哈,没有工作你养我啊?”


瑟兰迪尔一脸认真:“我养你。”


“别别别,我还要赚钱娶你呢。”莱格拉斯乐不可支,趁大家不注意把瑟兰迪尔拉倒一棵热带盆景后面,成功要了一个吻。


两人肩碰着肩坐在长椅上,瑟兰迪尔捏了捏他的手指:“进去吧。”


莱格拉斯说:“不着急,我们休会二十分钟。”


“嗯。”


莱格拉斯问:“酒店订好了吗?待会你去哪?”


“没有,想先跟你吃完饭再说。”


“要不你住我那里吧。”莱格拉斯翻公文袋找房卡:“白天我都开会,下午五点以后才能回去。”


瑟兰迪尔将房卡塞回他手里:“我多多少少为人所知,不想在同行们面前给你添麻烦。”


既然暂时不打算公开关系,莱格拉斯只得同意,垂着头,闷闷地说:“结果我们还是不在一处。”


瑟兰迪尔安慰无精打采的小医生:“你开完会,休息时间我们就去吃美食,去海边散步,做什么都行。”


莱格拉斯立即来了精神:“我们去吃海鲜!这儿的餐点十分惊艳,你一定也会喜欢。然后去潜水吧?好吗?”


瑟兰迪尔微笑着点头。


 


39


莱格拉斯留了一叠资料给瑟兰迪尔,总归可以看看,不至于太无聊。他进了会场还有些不放心,抽空溜出来一次,瑟兰迪尔半真半假轻斥了他,他才讪讪地回去,专心听报告。


瑟兰迪尔果真翻起晦涩的学术文章,虽然一知半解,但凭着对莱格拉斯的敬爱和一份好奇,还真就渐入佳境。


德鲁并不参加会议,不过作为医院负责人,他总要露个面,也好借机谈谈生意。他和财团的一帮人从三楼下来,相互寒暄见礼,几句话说得滴水不漏,使得大财阀爽朗大笑。


送至门口,又客套一番,等他们的车子开走了,德鲁才舒了一口气,按了按眉心。


他懒得回酒店,准备到休息区将就一会,等莱格拉斯和医院的另一位医生出来。


他走过去,目光忽地变了,思量再三才推开玻璃门,说道:“你好,瑟兰迪尔先生。”


久仰大名。


小医生的太阳。


德鲁还记得有一天,他们费心治疗了很久的病人离世——那是莱格拉斯第一次全程负责的病人,他怕莱格拉斯难过,就到他办公室找他。


办公室已经有人了,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光,莱格拉斯安慰睡在他的臂弯里。梦中也露出浅浅的笑意,并不被尘世的悲伤渲染。


那一刻德鲁意识到,无论他做什么都不能从这个人手中把莱格拉斯抢走,哪怕他天天跟莱格拉斯见面,而这个人常常只存在于莱格拉斯的只言片语里。


瑟兰迪尔只在送莱格拉斯上班的时候远远见过几次德鲁,他阖上资料,起身伸出手同德鲁相握:“你好。”


德鲁坐在莱格拉斯刚刚坐过的位置上,欲言又止。


他平常是很会说话的人,然而他拿不准现在是不是开口的时机,也预料不到对方听完会有什么反应。


但他必须要说,因为这世界上只有瑟兰迪尔才能明白。


“我喜欢莱格拉斯。”


 


“这事挺有意思,我认识他的第一天就知道他有恋人。可我眼睁睁就看到自己陷下去了,见他好就好,见他不开心就失落,一颗心都被他拿捏着,偏生他什么都不知道。我自诩条件不错,交往过的对象不少,真正认真起来的,只有这一次。前两天我组织大家帮他求婚,开始还没什么,看他挑戒指,看他忙进忙出,直到他拿我做练习对象组织语言怎么开口,我才心痛难当,惊觉此生无缘。”


德鲁双手支在膝上,借此让自己勉强坐直:“这个秘密我隐藏得太久了,我离他那么近,生怕有一天会因此伤害我们的友谊。但我又舍不得远离他,就这样不近不远地熬着。”


瑟兰迪尔沉默着,既没有一点表情,也没有半句评价。


“你们要结婚了吧?你……”要好好待他。


但这话德鲁是没有立场说的,他充其量是莱格拉斯关系比较好的同事。


“恭喜。”


德鲁苦涩地低下头。


会场门打开,莱格拉斯蹿出来,笑眯眯跑到瑟兰迪尔跟前:“德鲁也在呀?你们聊天吗?聊什么?”


德鲁望向瑟兰迪尔的目光登时带着祈求,他还不来不及叮嘱瑟兰迪尔为他保密。


不过瑟兰迪尔做出任何决定他都理解,毕竟是他理亏在先。


对方没有驱赶他,甚至听完了他的话,他充满感激。


“聊医学。”瑟兰迪尔随手翻开一页资料。


莱格拉斯心情好,也不跟他计较:“又骗我?罚你请我吃饭,我就不回酒店吃工作餐了。”


瑟兰迪尔站起来时在德鲁肩上捏了一把,后又拍了一下,对莱格拉斯微微一笑:“请吧,我的殿下。”


莱格拉斯跟着他走了,像个小孩似的跳了跳,还挂在瑟兰迪尔手臂上,笑容灿烂。


那么美好,那么美好。


德鲁抽出一根烟,点燃了它。


 


40


车上,莱格拉斯捏着瑟兰迪尔的耳垂,并没有什么威胁力地威胁他:“嫌疑犯瑟兰迪尔,莱格拉斯大法官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快快说出实话。”


瑟兰迪尔开着租来的车,笑着摇头,陪他演:“我认罪,但我只是从犯,主谋是德鲁。他说起你们一块去买戒指,并让我不要告诉你。”


莱格拉斯皱眉:“他怎么能对你说?哎呀,那我还有什么惊喜可言?”


瑟兰迪尔笑容加深:“用不着他告诉我,我早就知道了。迈克尔是不是告诉你,你买的戒指乃设计师朋友亲自设计?而且你挑走的那对上面分别有一个T和一个L?”


莱格拉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你你你……”


瑟兰迪尔点点头。


莱格拉斯啊啊大叫,倒在座椅上,捶着座垫。


“大法官,买龙虾贿赂你管用吗?”


莱格拉斯不搭腔,等车停入海滩停车场,他猛地扑到瑟兰迪尔身上:“我们下车打一架吧!”


瑟兰迪尔搂住他,掌心抚摸他的发顶:“又生气了?”


生气完全没有,甜蜜多过无奈,莱格拉斯只是不想落下风,所以虚张声势。


瑟兰迪尔抬起他的下巴,低头吻他,舌尖细细描摹唇瓣的形状,耳鬓厮磨,直到莱格拉斯喘不过气来。


“现在想起来你落下的东西了吗?”瑟兰迪尔的笑颇有深意。


莱格拉斯的脸彻底红了,他主动再次吻住瑟兰迪尔。


 


在车里没羞没臊胡闹了半天,莱格拉斯饿得不行,瑟兰迪尔忙带他去餐厅点餐。


特色餐厅的装潢修得跟海洋馆一样,等餐时间莱格拉斯闲不住,跟瑟兰迪尔说了一声就离开座位四处打探,加入了孩子们的队伍。


邻座一个金发蓝眼睛的小男孩倒没有去,他穿着干净的背带裤,棒球帽反着戴,背上巴掌大小的小鹿背包上还有角。低着头摆弄手里的小熊头相机,而他的父亲就坐在旁边替他剥虾。


“Daddy,”小男孩张嘴吃下了父亲的投喂,奶声奶气地问:“今天还是没有拍到小海豚,怎么办呢?”


父亲温和地说:“别着急,慢慢等,小海豚们总会来的。”


小男孩撅起嘴,大有要哭的趋势:“可是过两天Daddy就没有时间了嘛,LittleLeaf一年才可以来一次,上一次就没有见到小海豚。”


父亲仍然很有耐心地哄着孩子:“那我们待会请小海螺和小珊瑚给小海豚带个口信去好不好?就说LittleLeaf如约前来,想要跟小海豚成为好朋友,能不能请小海豚们出来一块玩呀。”


“好。”


瑟兰迪尔露出微笑。


小男孩瞧见了,霍地跳下椅子,冲瑟兰迪尔说:“叔叔,你是不是也想见小海豚呀?”


瑟兰迪尔看了一眼LittleLeaf的父亲,男人点头致意。


瑟兰迪尔礼貌回应,然后才伸出手轻轻摇了一下小男孩的小手,说:“是啊,小叶子有照片吗?”


“有的!”小男孩也不怕生,乐呵呵坐进瑟兰迪尔怀里,翻以前的照片给他看。


一望无际的碧蓝青空。


金黄色的软沙像一条丝绸。


孩子向日葵般的笑容占据了大半个画面,远处两只海豚恰恰同时跃出海面,尾鳍串起一串银色的珍珠,和波光粼粼的海面交相辉映。


一个念头在瑟兰迪尔脑海里渐渐成型。


如果是莱格拉斯在这样的画面里……


那必将沉醉他的一生。


瑟兰迪尔握紧了口袋里的戒指盒。


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是所谓最佳时机呢?


仿佛冥冥之中的注定,在他来之前,他特意去取回另一对戒指。


心之所至。


只差契机。


向LittleLeaf和他的父亲道过谢,瑟兰迪尔走向莱格拉斯。


他走得很快,指尖不听话地颤抖着。


他努力镇定,维持笑容:“莱格拉斯,这个季节海湾里有成群活动的海豚,不想去看看吗?”


“好啊!”


 


(全文完)


---------------------------------------


后记:求婚仪式的详情在番外里已经写得很清楚了,所以我想这是最适合结局的时候。


《深蓝》是一篇很奇妙的文章,它起源于《浅绿》。


从头到尾都没有大纲,然而不仅没有坑,还写了番外深蓝番外+彩蛋(大家都了解我,一般不写番外),让我自己都惊叹不已。


如果说《浅绿》是初恋的曲,那么《深蓝》就是相伴的歌。


我们都知道,喜欢一个人算不得什么壮举,爱一个人一生才是真的深情。


瑟兰迪尔的努力和坚持,莱格拉斯的善良和体贴,他们谁都不能离开彼此,这真好,不是吗?


红尘纷扰,世间离合,愿每一个人都收获一颗真心,陪着它白首不相离。


感谢支持这篇文章的每一位朋友,我们下一篇文章中再见吧!

评论

热度(87)

  1. 木奈长安君一笑休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