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超蝙】野外之战 第八章

皮蛋七:

孤独旅程中他曾祈求过拉奥。


 


红色靴子跌跌撞撞地从地上踩过,在层层草丛中开出一条道来。像是有千万粒沙子摩擦着克拉克的喉咙,让他轻易不敢咽口吐沫润一润他的嗓子;克拉克感到他的腹部深深地凹了进去,乏力感让他快要松开抓着布鲁斯大腿的手。


 


拉奥啊,请让我再坚持一会。


 


那条小溪是他们的希望。


克拉克从未将信念寄托在什么东西身上。他或许是地球人眼中的神,但他只是宇宙中毫无差别的一个生命体。想要挽救同学的性命,他便抬起校车;想要过普通人的生活,他便去做记者;想要来自家庭的关怀,他便全心照顾好母亲;想要得到心上人的注意,他便将自己的真心呈现出来。


想要什么,便去做。


 


克拉克的眼前模糊起来。他要到水边去,他要看着布鲁斯好起来,他要离开这个地方。


他的牙齿不受控制地打起颤来,浑身都在抽搐。不,还差那么一点。克拉克低吼,喉音含糊不清。腮帮因为咬得太紧而格外凸显,脚上用力拔了起来,背着布鲁斯几步冲到了溪流旁边,而后重重地趴在了厚厚的草丛上,一声肉体碰撞的沉闷声响起。


克拉克闭上眼,终于昏睡了过去。


 


***


 


这片奇异的外星天地中,一切仿佛都静止了。深夜时分,一切都隐在了黑暗之中。


 


潺潺的流水声是克拉克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他睁开眼睛,脸埋在草丛里,呼吸着青草特有的气息。背上的人仍沉沉地压着他,克拉克趴了一会,然后四肢并用朝前爬了几步,将下巴浸到水里。


稍微有点凉。


克拉克张开嘴贪婪地灌了几口。甘泉般的溪流由食道一路向下,令他全身都活了过来。克拉克闭住一口气将整个头都浸到了水里,任溪水冲刷。


 


真是太好了。克拉克难以自制地咧开嘴,向后仰起头,退回岸上。


 


这儿很温暖,这儿有水,有草,有克拉克和布鲁斯活下去的无限可能。


    


克拉克扶好背上的布鲁斯,将他放到了旁边站起身来。接着把披风铺在地上,又将布鲁斯搬了上去。


克拉克习惯性地趴过去听布鲁斯的呼吸声,又摸了摸他的额头确认温度——一切都还好。


 


现在走近了才发现这边并不是只有草丛。各种各样叶子上带着露水的野草,长在低处的一种深紫色豌豆大小的浆果。在溪流的对岸有几棵撑着圆形树冠的乔木,一片稀树草原风光。


只是过于湿润了些。


由于夜色的缘故,再远处便看不清楚了。这条溪流一路绵延,看不到源头终点。克拉克一边走,一边吃着沿途的浆果、块根,囫囵填了下肚子。他不敢走太远,随手摘了片树叶卷成锥状,舀了水往回走。


 


一片暗绿色的草丛中半立着一个黑色的背影,头微微地垂着。克拉克远远地看到了布鲁斯的后脑勺,大步跑了回去。


 


布鲁斯带着病中特有的憔悴感,眼皮耷拉着像是还没完全清醒的样子。克拉克赶忙给他喂了口水,又探了探体温,只比正常体温高了一些。


“布鲁斯,你还好吗?”


布鲁斯眉头一皱,朝旁边干呕了几下。“有点晕……”手指了指胸口,“还想吐。”他用眼睛打量着克拉克,缓慢地说:“我睡到天亮应该就会好了。”


克拉克点头。没有任何的药物帮助,布鲁斯能自行退烧已是不易。头晕想吐这个……再想想办法。


他将另一只手上的叶子展开,是一把个头有手指头大小的浆果,还有几枚小小的种类不确定的豆荚。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吃下,又给他喂了一次水。


 


布鲁斯裹紧披风,看着克拉克跑来跑去。他憎恨发烧带来的无力感,这让他像个废物一样什么都做不了。那么多天来他第一次吃了东西,喝上了流动的水。蓝大个看上去没比他好多少,却劲头十足,在草丛间来回翻找着。


即使多疑如他,布鲁斯也没有怀疑过克拉克能将他带离树林这件事。留在那,他们两个人都会死。


 


克拉克鼓着腮帮回来,将嘴里的东西咽下了才开口。“这让我想起我小时候的某次野营。”他将手中裹着的树叶递给布鲁斯,让他吃里面的野果。


“我们也是一边走一边摘林子里的东西吃,我坚持不让妈妈带干粮。”克拉克笑起来露出的牙齿有点尖,布鲁斯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不是虎牙,这一瞬间便过去了。


“当然现在这能吃的有些少了,等明天我到远处去看看。”克拉克将水递给他,又问:“还要吃点吗?”


布鲁斯摇头,依然沉默着。


他从没去野营过。有一次父亲答应过周末带他和母亲一起去,然而临时定下来的公务出差让他没办法履行自己的承诺,布鲁斯又不愿撇下他自己去。之后……布鲁斯黯然想着,之后不知为何一直不能成行,再之后……他抿紧了嘴,再之后他就没有了父母。


 


克拉克一直在看布鲁斯。发现他恹恹地垂下眼睛,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就主动说:“你先睡吧,白天在路上都没能好好睡。”


布鲁斯抚了抚地上的红披风,将四肢的护腕摘下来,将自己的披风盖在身上躺了下去。“别走太远,等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克拉克应了一声。


 


其实他也没什么好做的。天黑的确不方便,不如等天亮了再说。克拉克就着溪水冲洗了下脚上的伤口,血肉依然在缓慢地愈合,看着有点吓人。他回到之前发现的一处草堆,将自己折下来的树枝拖回去放在上风口处,挡在布鲁斯身前堆起来。


 


 


克拉克蹲在披风旁犹豫了一会。


本是背对着他侧睡的布鲁斯转了过来,眼睛都没睁,一只手将披风展开。“过来吧,挤着睡即使晚上刮风也不会受凉。”


克拉克摸了摸鼻子,在布鲁斯身旁躺了下来。他将另一半披风盖在身上,手放到了披风下。整个过程中布鲁斯合着眼一动不动,气息平稳。


 


没有什么不对,只不过实在是——太近了些。


克拉克面对布鲁斯躺着,灰暗的夜光在布鲁斯的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克拉克惊讶地发现他的眼睛十分好看。之前都藏在面具和黑色涂料之下,当他是哥谭甜心的时候克拉克又没来得及将注意力放在他的五官上。


 


果然是哥谭“甜心”,克拉克意识到,印象中布鲁斯是极好看的。


气质出众,举手投足间魅力无限。即使是在盛装出席的哥谭名流中,克拉克也能第一眼就看到他。鬓角微白的发丝更是让他的迷人度翻倍,三件套包裹之下的他仿佛自带滤镜,英俊得让人挪不开眼。


克拉克这会的确也挪不开眼了。


他的视线一路向下,滑过如雕塑般棱角分明的鼻子,看到微微张开的嘴唇。布鲁斯的唇色不深,此刻昏暗的夜色下克拉克竟觉得唇瓣开合的角度有些诱惑。


 


视线中的嘴唇晃动起来——布鲁斯动了动,翻了个身,再次背对着克拉克。


 


克拉克猛地回过神来。


 


他把双腿蜷缩起来尽量将整个人藏进披风下面,如释重负地闭上了眼。这真是漫长的一天,克拉克试图平静下来入睡,而他发现很难忽略自己正贴着另一个人入睡这一事实。


 

克拉克的内心一阵悸动



——第八章完

评论

热度(90)

  1. 木奈皮蛋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