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ET】灰色晨昏线 01

西瓜地

01.


    放下枪托,锁稳三角架。

    天气很热,阳光耀眼,广场上人来人往。一队游客围于高举招展小旗的导游身边,指指点点议论着喷泉池中的华美塑像。一对情侣卿卿我我笑闹不休,在脚边摇曳树影洒下的无数光斑中分吃手中冰淇淋。

    固定观测镜,校准瞄星。

    一位牵着拉布拉多犬的女士抬手压住帽檐,扎上的粉红色缎带在风中抖索索地画了个弧线。一个五岁的孩童没抓紧手中的小绳,哇哇大哭地看着挣脱自己一举飘进风里呲嘴微笑的柴郡猫气球。

    绑于枪托上的细带随风抖动。他呼出一口气,依着心跳频率缓缓调整吐息。

    一位笑脸男士走进瞄准镜中。五十上下,花白头发,灰色的西装在午间的阳光下泛着不详的银光。他正侧头朝向身边女士,嘴唇开阖,似在交谈。

    耳机里响起轻柔的女声,“目标出现,重复一遍,目标出现。”

    风动减弱,气温高攀,片刻之后,上升的热空气挤占了视野,在观测镜中扭曲变形。他微微蹙眉,没有眨眼。蜃景迷离,男士的身影被蒸腾的暑气包裹,如同异境访客,捉摸不定。

    女声再次响起,“两分钟后目标离开范围。”

    最后一次风偏修正和高度修正。笑脸男士频频点头,揽起身旁女士的纤腰。那女士似乎被逗乐了,顺势靠入对方怀中亲吻抚摸。

    他放松身子,左臂打弯,撑住枪支,右手伸出,虚搭扳机。耳机中除了轻微的电流噪音,听不到别的声响,原先的女声已然静音。什么时候的事?他不知道。他注视着眼前的瞄准器,小小的圆圈随着呼吸周期性地自然起伏,非常缓非常慢,几近停止。笑脸男士挥舞着手,向前迈步。

    一步,两步……继续向前……

    一步,两步……没有停下……

    一步,两步,三步……迈进圆形的瞄准镜中。

    圆形之外一切顿然消失,世界恍若无物,仅剩男士的眉心,在那个地球停转的瞬间,被十字星标记。


    瑟兰迪尔将装有狙击枪的棒球袋一甩上肩,撸起自己的长发快速旋了两把,塞进帽里。他拉下帽檐,挡住自己的脸,走下大楼。街上人头攒动,无数好奇的人们推搡着蜂拥而来,有人在高喊,有人在惊呼,有人在故作玄虚,还有一声声的警鸣,在城市的远处隐隐波动。

    耳机中的凯勒布莉安不受影响,没完没了地聒噪个不停,“3号出口有座消防梯直通二楼,往你左手第一个储藏间的南侧后拐就可以看到。到了二楼后沿着清洗衣物的传送道出来。别犹豫,看起来是不太干净啦,但安全嘛。放心啦,没有女人会看见你从传送道里钻出来,哦,应该也不会有男人。哎呀,除非你告诉我你既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那我就没办法了。出来后第三个路口右转再左转,前面第十五大街,越过篮球场,社区服务站边,一辆白色的别克,车牌号你懂的,我们在那等你。快点哦,这次任务汇报结束后一起去酒吧庆祝庆祝。隔壁大街上新开了一家很棒的酒吧,酒又便宜又好喝。当然啦,你也知道,像我这么老道的人是不会被这些蝇头小利迷惑的!嘿嘿嘿,重点是酒吧新来的驻唱非常帅!超级帅!惊天动地的帅!哎呀哎呀,好了,再说下去我都要把持不住了。你快点啦,我可不能错过……”

    碰地一声,拉开车门的声响好似酒瓶开启。午后的阳光如同酒液,闪着金光,跃着亮点,争先恐后涌进车内,晃着眼睛发晕。凯勒布莉安匆忙抬起手,只觉车身一倾,影子一晃,酒液般的光线在脸上才打了个啵就被迅速阻断。她眨眨眼,目瞪口呆地看着钻进车里的人反手关上车门,金发长发坠于身后,比那阳光更加璀璨美妙。“你……怎么……已经……”

    “你太啰嗦了。”钻进车中之人是瑟兰迪尔。他摘下早已掐灭的耳机,指节一弹。黑色的无线通讯器翻滚地撞进了银发少女的怀里,“没见过像你这么多话的观测员。”

    他不理会气势汹汹冲着自己扮鬼脸的少女,转身朝车中的另一个人——既是行动小组的战术指挥兼网络情报员,也是凯勒布莉安的哥哥——阿姆洛斯打了个招呼,“嗨。”

    “嗨,”对方摘下半透明监控眼镜,微笑着竖起大拇指,“做的不错,超水平发挥!”

    他得意地笑笑,比了个谢了的手势,收下赞誉。

    “才怪!”一旁的凯勒布莉安忿忿不平,敲打着手中的耳机,“一千二百五十码,传统范围以内,他要是没打中才叫超水平发挥!”

    “好啦好啦,”哥哥掏出一个棒棒糖,安慰自己的妹妹,“是时间不太好。下午两点,又在最热闹的大自由观光广场上,热气和湿度都不适合射击。”

    “但这是我们近期以来仅有的一次机会。”瑟兰迪尔若有所思地用手指叩着车壁,目光严肃地打量着放置在托架上的棕色小纸袋。

    “确实,奥利维拉先生只在每年的今天走过大自由广场去见他的情妇。”阿姆洛斯点点头,一项接着一项关闭车上运作的仪器装置。绿色的指示灯逐一熄灭,像是一场戏剧,在观众恋恋不舍的瞩目中落帷终结。他又检查了一遍,确认安全后,才放心地转过身。瑟兰迪尔已经选中了一个纸袋,不顾凯勒布莉安的抗议,拆了起来。“这位奥利维拉先生公开的身份是阿尔瓦伦加银行行长,背地里却是一个极其活跃的毒枭。内线告知下月边境上将有一场受他控制的大交易,可惜警方的每次起诉都被他的律师团完美击退,时间紧迫,要想阻止这场交易,只能出此下策了。”

    “真是不入流的下策。”凯勒布莉安抢不过瑟兰迪尔,只好放弃。她捻起自己的发梢托着下巴,状似凝重地颦眉叹息,“法律是用来维护正义的,而不是用于破坏公平的。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呢。”

    “是。遵纪守法的私人安保公司。”瑟兰迪尔拆开小纸袋,满意地取出里面的鲜奶油可丽饼,“多有意思。你在驾车穿越沙漠追击阿富汗间谍的时候怎么没这么说?人家公开的身份至死都是外派的硅谷程序员。”

    他弯腰躲过银发少女的偷袭,在阿姆洛斯不赞成的眼神中推低车座的扶手,坐上车左侧的监视台,将可丽饼塞进嘴里。凯勒布莉安轻嗤一声,挤到其身边一同坐着,伸出手指从可丽饼的奶油塔上挖下一坨。她边津津有味地舔着,边翘起脚,没轻没重地来回晃动。阿姆洛斯摇摇头,看起来更加愁苦了。不过这不能怪他俩。为了将别克车改造成小型流动作战中心,本就不大的车内空间超规模地安装了无数稀奇古怪的精密仪器,如果他俩不坐在监视台上,很显然,也无处可去。

    阿姆洛斯长叹一声,放弃了对两个年轻人的教育,“好吧,为了你们正直的理想,说个好消息,下一项任务是一项很传统的工作。”

    “很传统?”凯勒布莉安舔干净指间的奶油,凑近脑袋。

    “为这位先生提供私人安保,为期两周。”阿姆洛斯掏出了一张照片。

    “也就是保镖咯。”瑟兰迪尔侧过身子,也凑近了脑袋。

    “是的。”阿姆洛斯体贴地将照片举至他俩眼前。

    照片不大,三寸见方。昏暗的车内光线不足,瑟兰迪尔才依稀辨清是一位面带微笑的黑发男子。凯勒布莉安就十足亢奋地一把抢下。

    “很帅嘛!”她紧攥照片,两眼发光,兴致勃勃噘起了嘴,“长得真好看!是我喜欢的类型!他就是下一单任务的客户?哇喔,那我真是迫不及待了。”

    “对。他是……”

    瑟兰迪尔嚼着嘴里可丽饼,探身看去,“有点老,原来你喜欢这款?”

    “你们不要对客户随便……”

    “啧,什么老?这是成熟男人的风情!看看这眼睛,多深邃!看看这鼻梁,多高挺!像你这种小年轻可没有这种风情。不明白吧?来,拿着,好好看看。”少女毫不客气地给了自己同伴一个大白眼,将照片递与对方。

    “你们先听我说……”

    “没看出来,”瑟兰迪尔对着光线举起照片。冲着镜头微笑的黑发男士确实相貌俊朗,西装革履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勾起的嘴角好似春水涟漪,微弯的眼眉彷如晨曦曙光,看着真叫人心中发暖。但所谓成熟男人的风情?瑟兰迪尔皱着眉,认真努力看了又看,最后认定凯勒布莉安这家伙是小黄书看多了。“我觉得还是我比较帅。”

    “你们俩……”

    “哈!笑死我了。”银发少女曲起小腿,轻轻撞了一下瑟兰迪尔。他转过脸,不出意外,又收到一个白眼,“你说这话其实是妒忌!妒忌这位先生比你迷人!哎呦,真可惜我的原则是不对客户出手,否则今晚我就不去酒吧了,先去他家上了他!”

    “讲话文明点,你可是……”

    啪地一声平地乍响,震耳欲聋。瑟兰迪尔和凯勒布莉安惊了一跳,以为遭遇伏击,匆匆摸出枪看向那发声处。很意外,不是伏击,是阿姆洛斯。他正举着电击枪,满脸怒容地瞪着他俩。

    “老哥,你吓我啊……”

    “阿姆洛斯,你是不是有毛病……”

    “都闭嘴!听我说!”对方气势逼人用力扳动了两下电击枪开关,蓝色的电弧高蹿而起,啪地一声又落回端口。坐在监视台上的两人小心翼翼地吞咽了一口,老老实实地端正姿势,“这位先生叫做埃尔隆德,瑞文戴尔州议员。父亲是拥有三家连锁医院的院长,母亲是多瑞亚斯集团的继承人,家中还有一位双胞胎弟弟,具体叫什么报告没有说。他是这次国民议会选举中最有可能竞选成功的候选议员之一,但因为政策主张的缘故,自参选以来已经连续收到五封装有活体炭疽杆菌的信件,三次公开演说遭遇爆炸物威胁。接下来的两周是选举最重要的冲刺期,两周之后就将开票。我们要在这两周内保护他的安全,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瑟兰迪尔和凯勒布莉安手牵手,战战兢兢地点点头,“怎么做?”

    “外围的安保我已经安排了公司的其他人员负责排查,你们不用担心。至于内围的嘛,”阿姆洛斯摸摸自己的下巴,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就靠你俩了。”

    “我们俩?”两个年轻人又困惑了,“你确定?我们可从未做过私人安保啊。”

    “我知道,所以我是这样安排的。”阿姆洛斯嘴角抿起一丝怪异的微笑,从车内不知名处抽出一大叠资料分别塞给两人,“贴身守护才是最安全的守护。凯勒布莉安,你的新身份是埃尔隆德先生的同居女友,这是他的喜好和平日习惯,记好用上。瑟兰迪尔,你的新身份是他竞选办公室的小组骨干,这是他几年来的政治主张和政策理念,好好背熟。然后,你们在这两周内将和他同进同出,每次竞选演讲时站在他的身边,每次会见民众的时候一起交流。接受采访,参与宴会,鼓励他,支持他,拥抱他,不离不弃。以及,最重要的,监视一切。”

    “哦——”凯勒布莉安舒了一口气,“伪装同居女友嘛,很简单,我还以为多大难呢。”她兴奋地点点头,开始搓起了小手,“包在我身上,绝对完成任务。24小时贴身守护!”

    “当然。我相信你。”阿姆洛斯宠溺地拍拍自己妹妹的肩,接着,又转向了瑟兰迪尔。他抿抿嘴,抑制不住满脸的笑容,只是那笑脸实在奇怪,嘴咧眼歪,怎么看怎么别扭。

    瑟兰迪尔忽觉自己的后背升起了一股寒意,不由地打了个抖,一时竟忘记了八月午间的燥热。同居女友?小组骨干?只有这些?他无法忽视阿姆洛斯的怪笑,“小组骨干不会24小时守在竞选者的身边。那么晚上呢?”他指了指凯勒布莉安,对方故作羞怯地冲他抛了个媚眼,捂紧胸口,眼神迷蒙地做了个24小时的口型。瑟兰迪尔撇了撇嘴,深觉对方简直智障,“只有同居女友才能做到这点吧。”

    “你想得很周到,不愧是瑟兰迪尔。贴身守护必须是24小时的守护。”阿姆洛斯咂巴着嘴,那挂在脸上的笑容简直可以算得上是邪笑了。“所以,必须辛苦你了,瑟兰迪尔。”

    “什么意思?”

    阿姆洛斯的笑容裂得更大了,两排白花花的牙齿在暗色的车内异常突兀。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后背上的寒意更重了。“考虑到我妹妹的清白,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委屈他?”凯勒布莉安手没搓完,先垮下了脸。

    “委屈我?”瑟兰迪尔可丽饼没放下,先张大了嘴。

    “你们想什么呢。凯勒布莉安,你还没嫁人,就算是为了工作,也不能和男人大晚上共处一室!”阿姆洛斯正气凛然,挥手阻断了妹妹的反对,“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出于埃尔隆德先生的安全考虑,想来想去瑟兰迪尔才是最佳人选。我给你们分析一下为什么。首先,晚上是最危险的,因此必须每晚排查卧室死角和物品变动,这需要专业人士;其次,突然冒出的同居女友需要宣传,而晚间的暧昧照就是堵住舆论怀疑之口的最好途径。你们说,这两点是不是很重要?重要到委托给别人我实在不放心!”

    瑟兰迪尔大惑不解,“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你关系大了!”阿姆洛斯转向朝向瑟兰迪尔,深吸一口气,表情凝重,“我将这项工作分配给你是经过严肃考虑的!第一,你是狙击手,最擅长观察外部环境的细微变动。第二,你个子高长得瘦,外加又是长发,隔着窗帘远处看起来也分不清男女。哦,好吧只有一点,你个子竟然比埃尔隆德先生高!注意千万别露陷了。想想看,除此之外是不是就没有什么不对的啦!”

    他昂首挺胸,展开双臂,前迈一步,站到瑟兰迪尔的面前。金发青年震惊地看向自己的好友,无法理解对方竟是如何在如此狭小的车厢内表演出这般戏剧夸张的举动。阿姆洛斯将双手用力搭在瑟兰迪尔的肩上,紧紧按住,一脸高深莫测,“瑟兰迪尔,作为男人,拿出男人的气势!和男人一起睡两周算什么?小问题嘛!你能行!我信你!”


————————TBC——————





我不信啊哈哈哈哈哈哈~~~~逃~~~~

不对客户出手不代表客户不出手嘛啊哈哈哈哈~~


很早以前的脑洞,一直想写狙击手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呢啊哈哈哈~对了,观测手应该和射手同处一起呃,看风速风向弹道……凯勒布莉安呆在车内变得工作更像是战术指挥呃,有点失误……_(:зゝ∠)_


评论

热度(69)

  1. 木奈西瓜地 转载了此文字
    西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