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超蝙】玫瑰与枪炮(白灰 双领主)

浅野月

一脚刹车几乎撞断了我的腰,最近SY挂了,想他,还有啥地方可以发肉肉嘛。。。。。。。

13(上)

布鲁斯只能昏沉的感受着马匹的颠簸,他的腹部传递着撕裂的痛苦,嘴巴里是满满的血腥味,他在黑暗和光明的交界挣扎着,直到光明击退了黑暗,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寝宫的天花板,鼻尖浮动着草药的气味,和自己离去之间一模一样,他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如果不是腰侧的伤口还在一跳一跳的疼痛,他会认为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他试探性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布料摩擦过皮肤的触感提醒他,他现在几近赤裸的躺在床上,他想要坐起来查看一下周围的情况,却被一只手压住了自己的肩膀:“别乱动,你的伤口刚包扎好。”

他看着压住自己肩膀的人,卡尔坐在自己的床边,他赤裸的上身还缠绕着绷带,似乎因为剧烈运动,有些地方已经隐隐渗出血迹,卡尔取过堆在旁边的软绵绵的枕头,挑选了两个拍了拍让它们变得足够松软饱满,用被子包裹着布鲁斯让他坐起来,用枕头垫在他的腰后,布鲁斯观察着旁边,一个小小的炭火盆放在床边,里面通红的炭块驱散了宫殿里残余的寒意,炭火盆上架着一个白铁盆,里面的水正翻涌着冒出白气熏蒸着上面的一个陶土盘子,盘子里装着用纱布包裹的草药,屋子里草药的气味也来源于那里,帝国的两位领主看着伤痕累累的彼此,不约而同的露出一抹苦笑。

卡尔把放在床头的黑漆漆的汤药递给他,自己坐下来解开了缠绕在身上的纱布,把止血药倾倒上去,又把解开的纱布重新缠绕上去,他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的胸膛上布满了冷汗,紧抿的嘴唇近乎发青,颤抖的手指试了几次也没有把纱布重新打结,卡尔听到了药碗放在桌子上的声音,温暖的带着草药和略微血腥味的气息靠近,“别乱动。”对方的声线依旧清冷,卡尔索性乖乖的坐在那里,任由对方重新调整绷带,“谢谢你救了康纳。”卡尔的声音很低,对方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卡尔可以感受到绷带重新系紧,对方远离了自己,“但是,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卡尔扭过头直视布鲁斯的眼睛,对方的眼睛里一闪而过复杂的情绪:“我听说你已经回到哥谭了,你没有必要回来。”“你认为我回到哥谭的原因是什么?避难吗?”布鲁斯回望着他,眼底宛如冰冻,“因为大都会不能作为我们的盾,索性就逃走?”卡尔默然的看着他,布鲁斯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卡尔,还记得那只曾经迷失在堡垒里的天鹅吗?”布鲁斯看着他,眼睛里宛如蒙上了一层薄雾,“我倒不至于连一只鸟都不如。”卡尔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哥谭人的个性里有着天生的浪漫,他的直视着自己,确保自己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他第一次发现布鲁斯的眼睛宛如午后阳光下深湛的海面,带着跃动的炽热的情绪。

“我不明白。”卡尔轻轻的摇头,他的眼睛里带着探究,表情茫然而又充满了迷惑,也许是他的犹疑刺伤了布鲁斯,对方露出了近乎尖刻的自嘲笑容,对方调整着自己窝在枕头上的姿势,让脊背保持尽量的挺直,“虽然我的名声不怎么好,但是我也绝不希望别人提起哥谭的领主,会说他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而且唇亡齿寒,哥谭不可能独善其身。”布鲁斯脸色发白的调整着自己的姿势,“所以我会回来,这是出于我个人的利益——”“你在害怕什么,布鲁斯。”卡尔凑近了他,“你刚才不是这个意思。”卡尔略微有些烦躁,布鲁斯很擅长把自己隐藏起来,他会在某个瞬间把自己原本的情绪暴露出来,但是在你试图抓住他的尾巴的时候又能够巧妙的掩饰过去,每当布鲁斯试图把自己藏起来的时候,卡尔都会莫名的心生烦躁,卡尔盯着布鲁斯努力的回忆着他言语中的蛛丝马迹,但是很多东西倏忽而逝,令他难以捉住分毫。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卡尔把手撑在床上,进一步迫近布鲁斯,低伏的身体,有力的肌肉线条让他宛如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他们如此的接近,以至于能够看清对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那么,为什么回来。”“你太过骄傲了,卡尔。”布鲁斯向后靠了靠,嗤笑了一声,“不喜欢?我厌恶这里。”“抱歉。”两个人沉默的彼此注视着,终于,卡尔低下了头,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下来,“我很抱歉让你留在这里,你应该一直都是不开心的。”他不愿去想象布鲁斯是面临了怎样的压力最终登上了前往大都会的船,他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在冷雨中向着哥谭策马狂奔,在哥谭他又会面对如何苛刻的责难,长途的策马奔驰让他的双腿浮肿,布满擦伤和肌肉劳损,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强迫自己站起来在扶桑军队中救出了大都会的继承人。

他听到了布鲁斯的叹息,他抬起头看着布鲁斯,对方几近脱力的靠在枕头上,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病态的潮红,布鲁斯抬起胳膊遮挡着自己的眼睛,或许因为疲劳,或许因为病痛,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的脆弱,从他进入这座城堡,他就戴上了假面,用微笑去应对一切的嘲讽和探寻,但是仅仅一个道歉,让他的一切掩饰分崩离析,“你的体温有些上升。”卡尔的手掌贴在他的颊侧,“你需要休息。”他微微偏头,让自己的脸颊更多的触碰对方的手掌,对方并没有躲开,湿冷的空气从窗棂进入,带来新发嫩芽的气息。

“没有无法反抗的命运,老爷。”他坐在床上,看着阿尔弗雷德为他戴上权戒,“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反抗自己的命运,您也可以,人们之所以放弃抵抗,不过是不愿意反抗那个出现在他们生命中的人。”“那个人是谁呢?”他抬起头看着已经两鬓斑白的管家,“他或者她什么时候会来呢?”“我们都无法预知那个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人,老爷。”管家慈祥的微笑着揉着他的发顶,“他们可能是来左右你的命运的,你无法或者不愿意反抗,也可能他们会因为你的抗争受到影响,你并不愿意伤害他。”布鲁斯懵懂的看着自己的管家,也许因为自己的管家,那几只躲在他羽翼下的小小的知更鸟,他没有取下过自己的戒指,把哥谭放在自己的控制下,但是这一刻,他更加深刻的明白了他的管家的话的意思。

他厌恶这个曾经伤害过哥谭的国家,厌恶这里的一切,和哥谭配色迥异的纯白的堡垒,让人心生厌倦的繁冗复杂的舞会,和哥谭截然不同的自上而下的专制,但是为什么他已经回到了哥谭,又日夜兼程的回到这里?他痛恨眼前的这个人,他以一种近乎侮辱的方式和自己缔结盟约,在第一个夜晚就给了自己一个屈辱的身份,但是为什么,在他身上带着伤痕站在自己身边,自己会本能反应一般的攻击那个刺客,掌心渗出冷汗?

他放下遮挡着眼睛的手臂,看向面前卡尔的眼睛,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饱含着落寞与悲伤,压抑着最深沉的孤独与渴望,那些情绪宛如电流,让他从尾椎到后背滚过一丝战栗,他们就像是第一次见面说的一样,帝国的牺牲品,纵然位高权重,手里掌握着生杀大权,却被层层的枷锁禁锢在黑暗的高塔,渴望着能有一个人向自己伸出手,又怀疑着那只向自己伸出的手能否把自己引导向光明。

卡尔偏过头回避着他的目光,“你需要休息。”卡尔重复了一遍,布鲁斯感觉贴着自己脸颊的手掌小心的撤离,他抬起手握住了对方的手掌,他抬起另外一只手臂揽住了对方的脖子,他缓缓地坐直了自己的身子,卡尔在他的引导下,顺从的压低了自己的身子,两个人的嘴唇贴合在一起。

卡尔·艾尔从未想过会接受布鲁斯·韦恩的献吻,他们会在神坛上,在众人的祝福中接吻,他们会在舞会上,在众人的惊羡中接吻,自己会亲吻对方的嘴唇,拥抱对方,和自己批阅文件,检阅骑士团没有什么不同,而不是现在,在烛光昏暗,充满药味的寝宫,两个人都伤痕累累,不带有任何功利性,纯然的为了感情,没有人围观,也没有任何的欢呼和惊叹。

但是他无法否认自己激越跳动的心脏,战场上的面对,让他对来自哥谭的黑暗骑士充满了崇敬,当他因为盟约来到自己身边,他几乎无法让自己的目光从他身上抽离,纵然他会向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展露笑容,纵然他会一边带着慵懒放松的表情和自己聊天,眼睛里却没有放下戒备,身体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但是当布鲁斯提到那只天鹅,他记得布鲁斯告诉过他,天鹅一生忠贞不渝,它会和自己的伴侣厮守终生,心中原本未曾出现的希望,一刹那如同破茧而出的蝴蝶,鼓动着自己斑斓的翅膀。

也许他只是在许诺两个国家的联盟关系,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战乱临头,所有人都如同朝生暮死的蜉蝣,所有的浓情爱意在大难面前都会变为镜花水月,甚至承诺都会变为背叛,这个和自己连伴侣都算不上的人,向自己承诺了在战乱中连血缘和爱情都难以维系的同生共死,他托着对方的后脑,按着对方微微有些发抖的后背加深了这个吻。

唇齿的纠缠逐渐变得湿润,带着缠绵悱恻的意味,不同于以往的敷衍,这个吻里夹杂了更多深切的意味,这两位帝国的最高统治者拥抱着彼此,他揽着他的脖子,他托着他的后背,两个人的身上都还包裹着绷带,布鲁斯的肩背在寝宫的空气里逐渐变得泛起凉意,但是寒冷很快被卡尔的手掌驱散,伤痛和疲惫逐渐被他们忘却。

寒冷,泛着药味的空气让布鲁斯感觉似曾相识,他有些不安的挪动了自己的身子,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他皱了皱眉头结束了这个吻,伸手推拒着几乎已经压倒在自己身上的卡尔,他已整个人陷进蓬松的枕头里,“伤口吗?”卡尔抬起身子仔细的检查了他的腰侧的伤口,“抱歉,布鲁斯,下次吧。”卡尔站起身扶着他重新在床上躺好,看了看陶土盘里的草药包:“你先休息吧,等草药再热一段时间,我帮你按摩一下关节,我会在,一直都在。”布鲁斯难以抑制的颤抖了一下,熟悉的句子让他震惊的近乎难以呼吸,他一直在探寻这个把他从炼狱中拯救的句子的来源,他一直试图找到这个带给他救赎的人,他从未想过结果会来的这样突然,结局也会这样的戏剧。

“你说什么?”布鲁斯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嗯?”卡尔有些困惑的看着他,弯腰帮他掖了掖被角,“我说你可以先休息,我会一直都在。”卡尔听到了布鲁斯的呜咽,对方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把脑袋埋在他的颈窝,“谢谢。”对方的声音异常低沉,通过鼓膜震颤心脏,卡尔愣了一下,回抱了对方的肩膀,“算是我的一点点私心吧。”卡尔自嘲的笑了笑,“我是从哥谭的传闻里知道的,你总是噩梦缠身,甚至会在睡梦中惊醒,小的时候你的管家会抱着你,安慰你他一直都在。”“那么你一定不知道来源。”布鲁斯的嘴唇状似无意的擦过他的颈侧,“这个句子在哥谭特别有名,来自一个有名的戏剧,那个骑士纵然已经化为尘土,他的灵魂依然守护着他的爱人,这句话在哥谭近乎承诺,这个戏剧中还有另外一个句子很有名。”卡尔沉默的拥抱着他,“爱情既已来临,不如让他坐上天鹅的翅膀。”单词从布鲁斯的舌尖划过,宛如带着火焰,卡尔感觉自己的心脏熊熊燃烧,“拉奥啊。”卡尔喟叹了一句,把布鲁斯压回床上,“你需要对你说出的每一个字负责,布鲁斯。”


评论

热度(106)

  1. 萧暖兮浅野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