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奈

【Lex/Eduardo】听说他和我哥哥在一起了

死了君:

我霸气侧漏低音炮的莱秃没了QAQ,sad……

1
Chris发誓,他甚至能幻想世界末日的情景也没办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许久不见的Eduardo比以前瘦竹竿的身型看上去匀称不少,时刻抹着发胶的发型也不见踪迹,一头微卷的头发让他看上去比几年前更显稚嫩。

他和对面的光头,哦不,老板在激烈地争论着什么,一排黑衣保镖站在二人身后个个面无表情尽责地当好雕像。

Chris觉得自己每走一步都仿佛被灌了铅一般。

那位素未谋面的老板活脱脱就是Mark,好吧或许他的面部神经比Mark发达得多,短短时间内Chris就在对方脸上看到了无可奈何,反思,抱歉等多种尽可能安抚Eduardo情绪的动态。

Chris没法相信这个,真的。

愚人节的玩笑吗?愚人节早过了好吗!而且Mark绝不可能剃掉那头标志性的卷毛。

那绝对是Eduardo。

即使看上去更具活力更为英俊那也绝对是Eduardo,Chris绝不可能认错。

Eduardo似乎发了很大的火,他总是这样,易被激怒,但声音就算再大也不会显得特别尖锐。

Chris从未见过这样的Eduardo,他唯一一次见Eduardo发火就是在那场难以启齿的百万会员夜,那时候的Eduardo遭到了算计,遭到了背叛,遭到了羞辱。那时候的Eduardo愤怒又咄咄逼人,不是像现在这样虽然愤怒着却并没有多少攻击力。Eduardo也很少对Mark发脾气,不,他从不对Mark发脾气,他对Mark的包容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Chris看见Eduardo气呼呼地转身离开,而他身后的光头Mark在他离开之前吻了他也没能安抚他的火气。他从另一条路出去了以至于未能和昔日好友碰面,几个黑衣保镖尾随在他身后,他边走边抱怨。

是的,他们接吻了,就在Chris能看到的地方。

他们接吻了。仿佛那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那之后发生的事更是出乎Chris的意料,他签了保密协议,以及知道了那些近乎匪夷所思的事情。

例如这位了不起的巨富老板正准备竞选议员,例如这位和Mark长得一模一样气质却天差地别的老板Lex Luthor是Mark的兄弟,例如Eduardo是这个将要做一番大事业的团队的顾问,以及Eduardo是Lex Luthor的未婚夫。

Chris发誓,世界末日都不及今日的震撼。

2,
Mark再次见到Eduardo是在那场官司的3年后,在一场他那位从小到大见面不过5次的兄弟Lex Luthor搞出来的家族宴会上。

当然,没几个Lex Luthor的狂热追捧者会相信Lex Luthor有个不怎么完美的家庭,毕竟他可是位伪善的巨富,用他可笑的假面笼络了无数人心,如今,他的野心宏图将会进一步扩大。

Eduardo没有出现在餐桌上,事实上Eduardo来了,与Lex争吵了几句便走了。

虽然时间不够长,Mark还是注意到Eduardo穿着极为合体的定制西装,浓密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但最终还是未能出现在餐桌上。

Lex无论在哪里都处于领导地位,没人能逆他的意,但Eduardo却与他争论并获得了胜利。

父亲和Lex的父亲相谈甚欢,他们甚至能因为围棋而讨论上几个小时,Lex父亲那位年轻的好莱坞妻子在丈夫的旁边偶尔附和几句。

这情景在Mark看来有些搞笑。

餐桌上Mark坐在Lex的对面。

母亲问:“Wardo呢?”

Lex回答:“他让我向你传达歉意。”

母亲笑了笑:“怎么样?”

Lex笑得愉悦:“你知道的,他需要时间。”

母亲点头:“Wardo是个好孩子,珍惜他。”

“当然,母亲。”

他们似乎在说着天方夜谭,以至于令Mark作呕。

3,
Mark在家族宴会过去后的第三天再次见到了Eduardo,他被母亲要求留在大都会一段时间并前去拜访那半血缘的大哥。

如果不是因为有着太过相似堪比双胞胎的外貌没人会相信Lex Luthor和Mark Zuckerberg是一对兄弟。

Lex Luthor是位巨富,他的金钱甚至多到不需要他向任何人任何事低头,同时还是一位了不起的科学家。而Mark Zuckerberg一直到开创Facebook之前都默默无名,或许可以说掩埋在尘埃当中。

而现在,他们一位是声名赫赫的大慈善家,一位是庞大的社交网络的掌舵人。

Eduardo穿着白色的衬衫坐在二楼的阳台上,一条长腿在空中晃悠着,似乎一点都不自觉这个动作让他摔下来的可能性有多高。

Mark抬头看着他,突然想起了早已尘封的哈佛时代。

Eduardo总是一副哈佛精英的模样,但有时候也会卸下身上沉重的束缚,满是活力的模样让人心生喜悦。

那是他们相识没多久的一次会面,Eduardo和一群高个儿的精英相谈甚欢,他们的话题与Mark的领域相差甚远。

阳光下那个笑得灿烂的少年仿佛是上天的宠儿,看上去值得所有美好的称赞。

那是Mark Zuckerberg第一次感到自卑。

随即而来的便是愤怒,因为自卑是对自我不信任的表现,那种情绪不该属于Mark Zuckerberg,也不应该从他的朋友Eduardo身上感受到。

Eduardo看见了他,露出一个甚至可以说有些蠢的笑容朝他挥手。

“Mark!”

仿佛看见Mark能是件多么值得高兴喜悦的事情以至于让他撇下那群精英一路小跑过来。

“嘿!Eduardo!”

Eduardo身后的精英不满地呼喊。

Eduardo转身向他们挥手:“下次再聊!”

于是Mark接收到了那几人眼中的鄙夷。

真不敢相信!他们在用眼睛说。

Mark头一次意识到他不是Eduardo唯一的朋友。

一切都是那么的早。

4,
阳台上闯入第二个人,Mark眼睁睁看着Eduardo对着那家伙露出一个堪称甜腻的笑容,然后他们自然而然地接吻,仿佛做了无数次。

这回难受的是胸口了。

Mark毫不怀疑人心的复杂,所有也就不相信Eduardo和Lex之间真的存在什么纯粹,那种东西从来只有天真的Eduardo渴望,一位付出了就能得到相应的回报。

真讽刺,明明唯利是图的商人角色该是Eduardo Saverin扮演才对。

他们像对老夫妻一般吻了十几秒,然后Mark那位兄长离开阳台,Eduardo继续低头看手中的资料。

理所当然得令旁观者Mark心生怒火。

那该是属于……

Mark在一瞬间脸色煞白。

有些不愿回想起深埋在记忆深处的东西冒了出来。

他想起了自己与Eduardo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那是哈佛新生庆典过后,一个有着大眼睛的男孩儿朝他笑了笑,那么多忙碌或是喜悦的新生中没人会在意Mark Zuckerberg这个毫不出众的新生,忙着交友的新生们的视线也从他的身上掠过。

但Mark收到了一个微笑,一个带着善意和喜悦的微笑。

Mark Zuckerberg人生第一次收到那样的笑容,鉴于他糟糕的性格和时不时的出言讽刺没人愿意给他那种笑容。

Eduardo给予他的友情近乎纯粹,哪怕两人性格都存在诸多缺点。

当然,Eduardo Saverin一点都不完美无缺,相反的他有诸多缺点,敏感、固执、易冲动、控制欲强等等,只是他漂亮的脸蛋和令人称道的性格极好地掩饰了这些。

Mark Zuckerberg就不会将自己的弱点公诸于世,一旦有人了解你那么你的危险便多一分,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5,
在Eduardo正式提出诉讼前Mark完全失去了他的踪迹,而那时候的Mark忙着把Facebook带入新纪元以至于当法院传票在Dustin的尖叫声中展现在Mark面前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已有许久不见的Eduardo。

而他们再次的见面Eduardo的变化却不大,至少他看上去比Mark想象中的要好。

官司结束后他们继续把全部的精力投在Facebook上,后来Chris和Dustin相继离开了Facebook,Mark不去探究他们离开的原因,只是理念不合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Dustin的离职宴俨然成了一个小型狂欢。

他们诉说着并不怎么辉煌的哈佛时代,那里的后来没有Mark。

他们诉说着某次疯狂的派对,关于Sean Parker是如何的讨人厌但又有些讨人喜欢。

他们诉说着那些遗忘的,以为遗忘的。

最后Dustin哭了,他抱着Mark哭得昏天暗地。

“Mark,你再也不会遇到比Wardo更好的人了,你再也遇不到了!”

Chris把他拉了过去为他擦眼泪和鼻涕。

Mark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依旧没有融入周围的疯狂。

仿佛所有人都觉得Eduardo Saverin是Mark Zuckerberg的生命之光,甚至甚于Facebook。

哈啊,真搞笑。

Eduardo Saverin曾经在哈佛第一次对着Mark Zuckerberg微笑仅仅是因为Mark Zuckerberg长得像Lex Luthor。

从一开始,一切都是错的。

6,
“Mark,我只有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一次也好,一瞬间也好,你有考虑过那样对我之后我们的结局吗?我对你来说只是一个能轻易抛弃的对象吗?”

那场官司的最后,Eduardo问。

Mark是怎么回答的?

“那不重要。”

他说。

“Why?!我连那么点资格都没有吗?!”Eduardo咆哮。

“你太天真了,而你在冻结账户之前也没有考虑过那对我造成的影响不是吗?”

Eduardo连连后退几步,笑了笑:“你知道吗?我犯了个错,不是冻结资金,而是在哈佛的时候主动向你搭讪。我为我的错道歉。对不起!”

“Wardo,你不需要这样……”

“闭嘴!我会忘了你!!”

Eduardo看见了他,看见了在仰望自己的Mark。

Mark注视着那张脸上从些许的惊愕逐渐变成释然。

“Hi,Mark。”

他向Mark打招呼,然后转头朝屋内喊,“Lex,你的弟弟来了。”

他连一个笑容都没有施舍便又低下了头,仿佛Mark Zuckerberg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不需要多一分的关注,仿佛Mark Zuckerberg只有Lex Luthor弟弟一个身份,仿佛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隔阂却有了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Mark Zuckerberg是个混球,弄丢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那带着几分忐忑,几分喜悦,几分向往的笑容,再也没有出现。

评论

热度(142)